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7月12日,山西汾酒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营收117.29亿元—124.19亿元,同比增长70%—80%;净利润33.70亿元—36.91亿元,同比增长110%—130%。


汾酒这堪比科技公司的高增长惊呆市场,7月13日起,其股价连续大涨,一度创下379元历史新高。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拉长时间轴来看,2018年底至今汾酒股价已暴涨近20倍,秒杀所有同行的涨幅,堪称白酒股王。


同时,汾酒市值已高达4489亿,力压泸州老窖成为第三大中国白酒,喊了10多年的“茅五泸”似乎要变成“茅五汾”了....


酱香称霸的时代,清香龙头—山西汾酒为何能突然逆袭,汾酒的增长神话又能否持续?



中国宏大的白酒市场内部,细分出酱香、浓香、清香三大阵营,以及茅五泸洋汾等名酒。


上世纪80年代,清香型白酒曾是主流,龙头山西汾酒的销量一度占到中国白酒销量的50%,被尊称为“汾老大”。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展开后,茅台、五粮液等酱香白酒顺势崛起,而相对保守的山西汾酒逐渐落伍,从汾老大变成了配角。


2017年,李秋喜升任汾酒集团董事长,在他掌舵下汾酒开启大变革,正式进入高增长时代。


来看业绩:2016年—2020年汾酒年营收分别为44亿、63.6亿、94.4亿、118.9亿、139.9亿元,复合增长率25.9%;净利润分别为6亿、9.5亿、15亿、19.7亿、30.8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38.7%。典型的增收又增利,一路气势如虹。


和茅台一对比更直观:2017年—2020年,汾酒营收增速分别为44.42%、48.46%、25.9%、17.6%;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7.39%、58.24%、30.65%、56.39%。


同期茅台年营收增速分别为52.07%、26.43%、15.10%、10%;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1.97%、30%、17.05%、13.3%。


也就是说,近3年来汾酒的营收、净利润增速均高于酒王茅台。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到了今年汾酒更霸气了,根据半年报预告推算,2021年上半年,汾酒不但实现上市20多年来首次半年营收破百亿,而且今年仅半年的净利润就是33.7亿元起步,远超2020年全年。


狂飙的业绩,叠加近几年A股机构资金对白酒的偏爱,最终让山西汾酒重现往日荣光,缔造了股价翻20倍,市值4489亿的辉煌战绩。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如今,山西汾酒的市值在中国白酒阵营中排名第三,仅次于2.5万亿的茅台、1.1万亿的五粮液。


汾酒高增长的秘密,业绩预告基本给出了答案,但也透露出诸多隐忧。



在业绩预告中,山西汾酒对上半年业绩大涨的解释是这样的:


“双轮驱动”战略、“1357+10”市场布局、加速拓展省外市场,经销商结构和渠道持续优化,全国市场可控终端网点数量突破 100万家;环山西市场及南方市场收入大幅增长;


深入优化汾酒产品结构,推进产品高端化策略实施,中高端青花汾酒系列在青花30(复兴版)的牵引下销售趋势向好;竹叶青大健康产业稳步发展,配制酒销量大幅增长....


简单来说,高增长的秘诀就两点:省外市场、产品高端化越做越好。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省外市场”对应的是山西汾酒全国化之战,汾酒大本营不是山西嘛,销量主力就是省内市场,但山西市场早就让汾酒干饱和了,想增长只能靠全国市场。


为此,汾酒提出“1357+10”,以及“打过长江”的扩张战略,加速拓展省外市场:1个山西市场,外加京津冀、豫鲁、陕蒙3个环山西市场,以及江浙沪皖、粤闽琼、湘鄂、东北、西北等5大板块。


在此战略下,山西汾酒省外市场迅猛增长,山东、河南上半年增速估计有40%,江浙、广州等南方市场接近翻倍,而且经销商结构和渠道持续优化,全国终端网点突破100万家。


2018年—2020年,汾酒省外市场收入从40.21亿干到78.52亿,接近翻倍,省外营收占比达到57%。从上半年表现来看,汾酒省外收入占比应该直逼60%,全国化扩张做的相当可以了。


再来看产品高端化,汾酒以前一直主打低端和次高端产品,在茅台、五浪液、泸州老窖占据的千元以上高端白酒市场,没啥话语权。


李秋喜上升后大搞全国化之余,也推动了汾酒的产品高端化。


2020年9月,青花汾酒30·复兴版在北京居庸关长城之巅隆重亮相,建议零售价上千元。2021年7月,青花40中国龙版发布,定价3199元/瓶,比飞天茅台还贵...


从这些动作可以看出,汾酒试图改变国人对其固有印象,打造高端白酒影响力。


结果做的还不错,据山西证券预计,中高端青花汾酒系列在青花30(复兴版)牵引下销售趋势向好,预计今年上半年青花汾酒增速150%、老白汾增速80-90%。


凭借全国化、高端化两大战略,汾酒取得了傲人成就,但其盈利能力与“茅五泸”还有很大差距:2020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的净利率分别为:52%;36%;35%,而山西汾酒仅有22%。


对应的是销售费用的大幅上涨,2017年—2019年,山西汾酒销售费用从11.40亿元增长至25.81亿元,翻了一倍还多。


与此同时,山西汾酒还曾被曝贴牌丑闻:批发价30元一瓶的“开发酒”,对外零售价能达到600元左右。


股价大涨20倍,山西汾酒为何逆袭?


汾酒如不能摆脱这些隐忧,恐怕高增长终将难以持续。


结语:


汾酒改革换取的巨大成功,似乎让李秋喜有点飘然,今年初他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中国白酒企业里真正能飞得高的,只有汾酒”、“15年内,汾酒将超越茅台、五粮液”。


汾酒和茅台市值相差2万亿,2020年净利润相差15.6倍,15年内想赶超茅台明显难度巨大。


而且90后、00后成为消费主力,传统白酒辛辣的口感已无法满足年轻人的需求,任你广告打的再响,年轻人就是不买账,未来低度酒、啤酒、红酒还将不断蚕食白酒市场份额。


在此背景下,汾酒想逆势超越茅台,凭现在的基本面是远远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