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了40年化工,当了20年拜耳的总裁,全世界前100的化工企业我都看过,但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自卑。你竟然把一个农药厂建的跟公园一样,这就是中国人!”

全球制药巨头拜耳集团总裁沃纳·保曼曾如此恭维一家国产农药的老总,能让一家老牌世界500强公司的总裁感慨的公司,实力可见一斑!

从靠借资5000元白手起家,到营收1500亿的农药集团;从一家农药“小作坊”, 到跻身全球农药制造八强、亚太三甲、中国十三连冠,这是一个农业技术员下海创业逆袭成“农药大王”的神话故事。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哪知,昔日的“农药大王” 杨寿海,两年前还曾豪言到2025年时,要创出三家世界500强企业、六家千亿级企业和八个独角兽公司,最后却上演了一场大败局。

昔日“农药大王”杨寿海业已向法院申请重整!

6月1日晚间,ST红太阳公布,公司近日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南一农集团”)已于近日向南京市高淳区人民法院(“法院”)申请重整。南一农集团表示,自己接近全部的股权都已经被司法冻结。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6月4日晚公告显示,法院已裁定受理南一农集团的重整申请。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不能顺利实施,南一农集团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这意味着,这家曾经号称要进军世界500强,集团资产超过500亿红太阳集团,在实控人杨寿海的带领下要么走向破产,要么走向浴火重生的道路。

资料显示,ST红太阳是一家以环保农药、动物营养及中间体为主业的公司,由杨寿海创立;

自1992年,红太阳集团从靠借资5000元白手起家,到营收1500亿的农药集团,并跻身全球农药制造八强、亚太三甲、中国十三连冠,以绝对实力全面改写世界绿色环保农药的市场格局,也为中国民族企业赢得了世界声誉。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公司曾在2018年全球作物保护行业(农药公司)排名中升至第11位,并于2019年首次进入中国企业500强,杨寿海巅峰时也是胡润百富榜常客,身家最高达70亿元。

然而,2019年以来,公司情况急转直下,债务飙升的同时,还涉及非经营性大额占款。也因此,深交所在公司申请重整后的第一时间发出关注函,质疑南一农集团存在借助重组逃废债务、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5月20日,ST红太阳仍有4万多股民。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2020年,杨寿海自2016年登上胡润百富榜以来,首度跌出榜单,身价缩水超28亿。

红太阳的发展自然离不开创始人杨寿海。

从农业技术员到专家型的官员,再到下海成为创业者、公司上市的企业家,人中显贵的杨寿海早已可称功成名就。

1989年,国内市场被高毒农药和国外高价环保农药垄断,时任高淳县农业局农技推广办公室主任的杨寿海,看准了农药生产的巨大潜力,想通过搞实业,为农技推广提供点“经济后盾”。

于是,带着3名志同道合的同事,毅然走出机关大门,准备下海办农药厂。

然而,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没有启动资金,怎么办?借!

后来,杨寿海厚着脸皮东拼西凑借来5000元钱,租下了13间旧房,挂起了“高淳县农药分装厂”的牌子,在这个“小作坊”里,20位农民工用简陋的工具,把大包装的农药分装成小包装出售,赚点差价。

行业内人都知道,想要干好农药厂,就必须得重视专业技术,杨寿海自然也不例外!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1992年12月,在得知南京农业大学沈晋良教授研究出治理抗性棉铃虫的灵丹妙药后,杨寿海马上连夜奔赴南京,花重金买断剩余的全部转让权。并趁热打铁做出决策:

一是取商品名为“灭铃皇”,在国家工商局注册保护;二是筹资800万元,迅速投入生产;三是组织精干技术推广、营销队伍。

彼时,钱是个大难题,而凭着创业者的一腔热血,凭着对发展民族农药产业的坚定信心,杨寿海用一次又一次的实际行动和成功感动了“上帝”。

4年间,杨寿海为借钱跑了37个政府部门,上自部长下到村长,他求见了大小183位领导,争取到的非银行借款就高达4950万元。

资金像血液,汨汨流进企业苍白的肌体,“红太阳”鲜活了,红润了。

1993年,棉虫害爆发,“灭铃皇”名声大震,短短两个月就为企业创纯利润230万元。在此后的几年中,该产品累计销售5000多吨。创利税2500多万元,灭虫害为国家挽回35亿元的经济损失。

尝到了甜头的杨寿海不断加大投入:花100万建立“红太阳”奖学金,花1500万元买断南农大获“中国新技术新产品博览会金奖生物制药”项目“龙舒泰”,创全国高校科研项目转让天价!

创业初的十年间,全国有13所大专院校和红太阳建立了新产品、新技术开发网络,全国189位专家成为杨寿海的智囊和合作伙伴,先后开发了35项顶尖产品。世界三大高效低毒杀虫剂都在红太阳实现了全流程生产。红太阳把我国农药产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0年!

“红太阳”也因此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1994年农药厂就实现突破,产值达7182万元,1995年,南京红太阳集团正式组建。

1996年,南京红太阳集团成立,四年后,红太阳集团通过对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的战略性资产重组借壳上市,并在此后逐步完成了“国退民进”的重组计划,成功让南一农集团化身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红太阳的经营数据水涨船高,一度单年营收超70亿元,净利润也超过了4亿元。

后来,红太阳集团借助电商实现了年销售额1500亿元的业绩,也从默默无闻的品牌,到如今位列国家品牌培养计划《大国品牌》,更成就亚洲品牌500强。

2016年,63岁的杨寿海以55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一年后,其身家升至70亿,在农药行业上榜5人中高居第一,并成为南京首富。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与此同时,红太阳也连续多年被提名世界农化行业“奥斯卡”奖,并在2018年全球作物保护行业(农药公司)排名中升至第11位。

一直以来,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受到监管层的重点核查。

前有贾跃亭逃亡海外留下的乐视烂摊子,后有康得新钟玉掏空上市公司资产,如今公司已经有暂停上市风险。

10多年前猖獗的资金占用问题死灰复燃,这种问题也发生在红太阳身上。

2020年5月7 日,深交所向“南京红太阳”下发关注函,要求后者说明控股股东“南一农集团”存在的2019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46.84 亿元归还情况,以及说明未归还部分是否有切实可行的解决措施等。

先是违规挪用资金,东窗事发后,赶紧还钱,还钱后又把上市公司的钱质押去贷款,这让人不禁怀疑集团公司资金链的紧张程度。

5月8日,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人民法院向南一农集团发送了一则限制消费令。

除了明着直接挪用上市公司款项,集团还涉嫌暗地从上市公司套现。2020年7月6日,证监会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但时至今日,调查结果依旧未出。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从公开信息显示,大股东南一农集团从2019年一季度开始,就不断减持。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截至2021年5月21日,南一农集团所持公司股权从51.75%减少至31.61%。而且,几乎所有这些股票都在司法冻结中。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启信宝数据显示,杨寿海通过控制江苏国星投资有限公司从而间接控制着南一农集团,且他本人已经屡次“被限制高消费”。

多重疑点下,也让ST红太阳的脱困之路变得格外艰难。

在杨寿海的计划中,到2025年,红太阳集团要创出三家世界500强企业,六家千亿级企业和八个独角兽公司。

如今看来,红太阳集团连自保都成了问题,是向死而生,还是一蹶不振,谁也无法预料,只是希望ST红太阳不要成为下一个ST众泰而已!

杨寿海的“狂人日记”,“农药大王”的大败局

参考资料:

红太阳集团《杨寿海的借功》、

极客财经社《被限制消费,杨寿海掏空红太阳?》、

中国基金报《债务危机!A股“农药大王”杨寿海向法院申请重整》、

农业行业观察《红太阳财富秘诀是什么?杨寿海:事业合作伙伴拿2,我只要1》、

雷达财经《“农药大王”杨寿海大败局:豪言进入世界五百强 却高负债申请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