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外媒报道软银集团正在寻求出售芯片公司Arm。四年前,物联网行业市场前景被广泛看好,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了Arm,借此向物联网领域扩张。如今,软银计划出售这些资产,以缓解自身的财务压力。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目前纳斯达克创新高,科技股受到热捧,再加上苹果电脑使用基于Arm研发的CPU,恍惚是Dotcom(互联网泡沫)的2.0版本。看来软银不想错过这场盛宴。”


芯片公司Arm三年收入几乎“零增长”,孙正义寻求出售

开启物联网时代的金钥匙

2016年7月,日本软银集团以320亿美元现金收购了Arm公司,并且在当时就计划未来让Arm重新上市。这笔交易收获了全世界关注,孙正义说:“我把Arm视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

此后在2018年软银股东大会上,软银承诺在五年内,即2023年进行IPO。

孙正义为什么如此看重Arm?通俗地说,Arm是一家提供芯片设计所需“核心组件”的公司。由于Arm架构的低功耗优势,其在移动设备上占据绝对垄断地位。可以说,没有Arm公司,就没有人们每天用的手机。按照软银2017年的数据,Arm的智能手机份额大于99%、调制解调器大于99%、车载信息设备大于95%、可穿戴设备大于90%。

更重要的是,在物联网时代,开发出能长久待机的芯片十分重要。孙正义视Arm为各个企业迈入物联网时代的钥匙,盛赞这次收购是软银的“范式转变”。截至2020年,Arm已经登上了数十亿台物联网设备,并计划在下一个十年扩张到一万亿台。

对于这次上市,据外媒报道,Arm专门剥离了两个物联网部门,将转移到新实体中,仍由软银持有和运营。上述资深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首先,物联网业务迟迟不见真金白银的收入;其次,剥离物联网部门,可以避免与当初320亿美元的直接收购价做对比。”

孙正义不满意Arm收入模式

虽然孙正义当初看好Arm,但他后来发现,Arm并不如想象中赚钱。根据软银财报,Arm在2017年-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和18.98亿美元,这3年的增长微乎其微。媒体报道,有基金经理认为:这在软银的科技股投资组合中拖了后腿。

说到Arm的收入,不得不提它的商业模式。Arm收入包括前期授权费(license)和版税(royalty),其中版税是按照使用Arm的芯片的出货量,按比例抽成。

芯片公司Arm三年收入几乎“零增长”,孙正义寻求出售

上述资深人士详细解释道:去年全球卖出了6.4亿个使用Arm 的CPU,平均一个CPU向Arm交16美分版税。据此估算,软银的320亿美元收购价格,估计要60-100年才能收回来。

《The Register》称,软银对Arm的业务模型并不满意,希望能收到更多的版税。

对此软银要求,Arm将未来的版税费用翻四倍,否则就提高授权费用。但Arm的客户对此强烈反对。这就是软银卖出Arm的重要原因。

软银拨快Arm上市时间表

除了Arm自身增长缓慢,软银目前的财务状况,也拨快了Arm上市的时间表。

在2019年,软银遭遇了史上最大滑铁卢:WeWork上市失败和Uber股价暴跌,使软银全年亏损约70亿美元,愿景二期基金募资也不顺利。而Arm仍是软银投资组合中较优质的部分,不仅在移动设备占有率保持90%以上,还开始蚕食X86架构优势的PC和服务器领域。特别是苹果宣布,将推出基于Arm CPU的电脑。这是个卖出的好时机。

芯片公司Arm三年收入几乎“零增长”,孙正义寻求出售

对此,一位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前几年,软银已经将Arm25%的股份(溢价超过收购Arm时)放到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目前这个基金亏损18%,里面的Uber和WeWork全都投资亏损,急需一个金手指来点石成金。”

至于Arm股权会花落谁家,此前有业内人士指出:孙正义打算将Arm重新上市。而上述人士则对AI财经社表示:“不排除收购。而收购者是芯片公司还是私募,都有可能。也不排除苹果和私募基金联合收购,然后再资产重组。不过按美国最新审批制度,中国大陆买家的概率较低。”

不过,如果是芯片公司收购,Arm将有可能丧失中立性,这种可能性比较低。

未来可以想见,Arm仍将是物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公司之一,获得远远不断的授权和版税收入。无论谁接盘Arm,都成为芯片产业最重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