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茅台“控价”新政遭北交大教授狠批:与市场经济规律背道而驰

7月22日消息,北交大阮加教授发布的《贵州茅台,凭一己之力否定市场经济》一文引发热议。作为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阮加教授一针见血指出贵州茅台通过市场控价带来的是:高价、寻租与贪腐。

阮加教授在文中表示“对于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顺应之道是增加供给,提价也会抑制需求,市场之力能够让供求迅速恢复平衡。对供不应求的市场控制提价,需求量反而会上升,供货反而减少。”

而茅台恰好处于供不应求的市场中,高昂的售价依然彰显其奢侈品的特征。

茅台前董事长李保芳此前曾表示“茅台酒属于稀缺资源,每年的产量只有6000万瓶,而且不是你想喝就可以多生产。”

贵州茅台“控价”新政遭北交大教授狠批:与市场经济规律背道而驰

6000万瓶的产量在茅台控价下的最明显成果就是市场价格疯涨,茅台出厂价969元,建议零售价为1499元/瓶,但实际零售价经常突破3000元,此间的差价超过2000元。按照6000万瓶计算,经销商渠道的利润是1200亿,利润率超200%。

高利润的驱动下,经销商们“不加价销售”是不可能的,而“加价销售”的前提便是“囤积居奇”。6000万瓶的产量能真正按照平价流入消费者手中的少之又少,经销商的仓库成了多数茅台的最终归宿。

阮加教授对此表示“控价,让管理者掌握了寻租的权力,这个权力的价值是1200亿。”

在这场巨额利润面前,能决定经销商配额的茅台高层也难免卷入其中。腐败,是必然结果。

作为国资控股的贵州茅台,如果按照市场定价,在出厂价提升至1500元/瓶时才能维持供求平衡。茅台的净利润应该在650亿元以上,目前则只有460亿元。控价,导致茅台酒厂利润减少近200亿。这不仅直接的国有资产流失之外,更是贵州数以十亿,甚至百亿计的税收损失。

贵州茅台“控价”新政遭北交大教授狠批:与市场经济规律背道而驰

很显然,贵州茅台的“控价”新政背后是与市场经济运行规律背道而驰。市场经济给茅台提出的问题是,如果供给有限,就不能限价。如果要让更多的人能够消费茅台酒,需要在市场决定价格的同时,扩大产量,满足人民群众提高消费水平后的需求。

贵州茅台,目前仍是高消费群体享用的奢侈酒品,想要提升产量依然有限。根据贵州茅台公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2.7亿元,同比增长11.7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9.5亿元,同比增长6.57%。相比2019年,茅台无论在营收还是利润上增速都大幅放缓。

截至发稿,贵州茅台现报1939元/股,跌幅达1.52%,总市值2.4万亿元。(文|AI财经社 实习生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