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文 | 华商韬略 何凝

  “一条普通的信息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

  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比吉特·班纳吉与埃斯特·迪弗洛写道:

  “要想摆脱贫穷并不容易,但只要抱着一种‘万事皆有可能’的态度,再加上一点儿援助(一条信息、一点儿推动),有时也能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成果。”

  一条普通的信息,就能将不同经济带的国民命运连接。

  【杨阿姨“趣种菜”】

  杨霞刚给孙子盖好被子,就听见手机有新消息提醒。

  给她发信息的是趣头条员工,通知她去云南的票已经订好。

  杨霞是山东人,今年59岁,退休后在家帮女儿带娃。2018年,正刷着微信的她无意中看见趣头条的广告,便下载了这个App。

  让她尤其感兴趣的是App里一款叫“趣种菜”的游戏,动动手指就能种核桃,杨阿姨说,趣种菜“轻松、有趣,还能消磨时间,最适合我们这种退休的老人”。

  杨阿姨玩的“种核桃”游戏是由趣头条和云南省武定县白路镇中沟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共同发起的“佳核万事兴”公益助农项目。用户在线“种核桃”,累积一定的爱心值就有机会获赠礼品。

  这不,杨阿姨手气好,抽中一箱武定核桃。

  不同于很难敲开的普通核桃,武定核桃壳薄、肉多,女士们用手就能捏开,吃起来清、脆、甜。一箱核桃吃完,杨阿姨意犹未尽,又在电商渠道下单买了5斤,分给家人朋友吃。

  “佳核万事兴”项目结束后,杨阿姨还习惯性打开小游戏页面,不能“种核桃”做好事,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于是,杨阿姨联系了趣头条的工作人员,表达希望能去云南武定核桃基地看一看的想法。

  8月,正是核桃成熟的时候。从丰饶的华北平原出发,杨阿姨的航班飞过2000多公里,进入西南贫瘠的山地。

  从昆明驱车78公里,到达位于滇中高原北部的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深山贫困县。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在这里,杨霞第一次见到核桃树。

  在有2000棵40年以上老树的核桃林,她忍不住频频自拍。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一个普通用户的愿望就这样被趣头条满足。

  【鲁总和独腿大叔来了】

  核桃种植者刘翠林和往常一样起了大早,还特意换上刚洗的衣服。

  不过,这会儿他不去地里,而是专程去合作社跟买了核桃的杨霞打招呼。

  早年,他因事故缺了条腿,但他生性勤劳,身残志不残,渐渐地,优质农户“独腿大叔”的名号在附近传开。

  和杨霞一见面,“独腿大叔”便拿板凳招呼她坐下,自己则提着装满核桃的筐,坐到一旁给她剥核桃。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由于长期在核桃外皮磨蹭,大叔的手指变得漆黑。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这个真没事,过两个月它自己就会褪的”,刘翠林并不在意,一副“习惯就好”的样子。

  “独腿大叔”种了1000多棵核桃树,其中包含40多棵古树。2010年刚挂果时,大叔就迎来大丰收,后来产量一年比一年高,去年的产量已达4吨左右,每年种核桃的收入就有两万多,已经实现脱贫。

  “您现在还有什么困难吗?”杨霞问他。

  “就是树种得太密集了,保证质量越来越难。”大叔苦恼:“有些情况是这个树10多年了,不好养,一棵树要花很大的精力养大。”

  “他是村里拿地最多的农户,就和老婆两个人干活,有时难免顾不过来,根据他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组织专家组,正在研究解决方案。”一旁的鲁绍荣插话。

  38岁的鲁绍荣是彝族人,现任云南省武定县白路中沟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主要负责公司销售与电子商务管理运营。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2012年,他推动注册商标“佳核万事兴”,想将武定核桃的品牌打响。2016年9月,他发明的“提高中沟水果核桃产量的种植方法”荣获国家专利,现已推广种植8000多亩。

  在“扶贫”这项大事业中,鲁绍荣虽在人前被称“鲁总”,干的活却是基层中的基层。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什么意思?

  提到扶贫,人们常常诟病痕迹管理、形式主义的不作为,但鲁绍荣平日里不仅直接听取农户意见,帮他们解决问题,还得统筹安排,完成县里的要求。这位“夹在中间”的基层干部,对参与种植的所有农户都逐一建立了详细的档案。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以前,农户们费心费力种出了果子,只能在镇上售卖,走不出大山,更不用说形成有竞争力的品牌。但在趣头条的帮助下,无论消费者身在何处,只要轻触屏幕上的推送,就能了解武定核桃概况并下单,就现有的产量,根本不愁销路。

  借助趣头条的内容渠道,中沟合作社的产品远销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珠海、昆明等大中城市,建立了较为完整的销售网络,“佳核万事兴”品牌收获“零差评”,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

  截至2018年6月,中沟合作社实现年毛收入500多万元,助农增收25万元。目前,中沟合作社已吸纳了185户加入(其中贫困户54户),带动周边农户200余户。

  【千里产销一线牵】

  为什么趣头条App上的信息能为武定核桃打出品牌?这得从国家的扶贫事业说起。

  1996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组织经济比较发达地区与经济欠发达地区开展扶贫协作的报告》,明确提出了扶贫协作要求和任务,确立上海对口帮扶云南。

  1997年,上海、云南两省市共同签署《上海一云南对口帮扶与经济社会协作"九五"计划纲要》,明确了对口帮扶的指导方针。早期的帮扶以捐赠、捐建、资助等“输血”的方式为主,随着《云南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出台,滇沪两地签署协议,变“输血”为“造血”,从“对口帮扶为主"逐步转向“对口帮扶与经济合作并重”。

  近20年来,上海在云南投入产业帮扶资金过4亿元,以提升人口素质为目标,实施产业帮扶项目600余项,推行"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参与培植包括核桃在内的多项特色产业。

  趣头条的注册地上海嘉定对口云南武定县,它面积3322平方公里,97%都是山地,海拔高度最高2900米,最低是金沙江畔800米,热带河谷气候和高原冷凉气候交织,非常适合核桃生长。

  2018年,招商银行领了任务,配合嘉定政府,选择核桃作为武定消费扶贫产品。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据招商银行扶贫干部、武定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炳华介绍,其实武定还种植其他农作物,但因物流冷链技术不够,如松茸等菌类产品保鲜能力尚且不足。

  “核桃就不一样。第一,它在中秋节前后上市,可以作为礼品送人;第二,核桃是干果,储存的时间比较长;第三,运输比较方便。于是我们选定核桃,从最小的点切入来做,把它做成有品牌的消费扶贫产品,并且能够持续性发展。”

  同年,上海嘉定政府找到趣头条,希望能推武定核桃一把。这家刚成立两年的企业就这样做起助农公益项目。

  2019年,上海嘉定派出周伟去武定挂职副县长,他将大城市的品牌理念带到小山村,希望把县里的物流打通,通过事先的沟通、培训、搭建平台,让销售链直接扎根上海。

  这项任务的承担者之一正是趣头条。

  趣头条在2016年6月8日正式上线,迅速受到了中小城市和农村用户、以及中老年用户的喜爱。目前趣头条有1.3亿月活跃用户,其中60%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自2018年以来,趣头条持续关注中国农村地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事业,从教育公平、信息扶贫、电商助农、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切入,目前已投入价值超10亿元流量资源,为10个省份的贫困县提供帮扶,累计帮扶人数超2000万人。

  今年6月,在武定核桃从“爱心认购”到完全市场化的过渡期,趣头条发动“互联网+”的力量,通过“趣种菜”小游戏和电商带货等模式助力核桃销售,通过图文、直播等多种形式,呈现农产品生产、流通和销售场景,推广当地特色产业。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每位普通用户,动动手指,就能通过趣头条的金币助力活动,为武定核桃销售提供帮助。这种简单直接的公益玩法,降低了用户的参与门槛,行之有效,活动期间共有近100万名趣头条用户参与了金币助农。

  武定全县28万人,约2.5万农户参与种植核桃。从2019年到2020年春节,核桃产量从3.4万箱增至5万箱,县里以每公斤高出市场价1元的价格收购核桃,通过趣头条等平台销往全国。

  “我们十分感谢趣头条的参与和合作。”王炳华表示:“趣头条这家上海的互联网企业能够认识到云南武定是在什么地方,核桃长在什么山上,把我们的原产地信息以游戏、娱乐的方式传播到终端消费者的手上。我觉得这是对我们云南武定老树核桃、优质核桃最好玩、最有力量的传播。我们所做的所有工作都为帮助老百姓脱贫、增收、致富。”

  【个体,精准扶贫的落脚点】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扶贫政策大致经历了四个演变阶段——区域开发(1978-1985)、扶贫攻坚(1986-2000)、整村推进(2001-2012)和精准扶贫(2013-2020)。

  2015年,习总书记在云南考察时提出,“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项目安排和资金使用都要提高精准度,扶到点上”。

  同年,中央召开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出台《中共中央关于聚焦打贏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确保到2020年实现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精准扶贫,顾名思义就是把扶贫攻坚落实到个人,而非仅仅抹去贫困的数字。

  如何落实?在华商韬略走访武定的过程中,实现“利益联结”是各级干部们常常提到的事情。

  这种“利益联结”,既包含信息的联结,也包含社会关系的联结。对接到农户个人,重点在增收与信息通路的顺畅。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认为,减少贫困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增加收入,一种是增加可行能力,因为贫困的本质是自由的丧失。

  他解释:“一个人不应该被排斥于某些社会关系之外,社会排斥本身就是能力贫困的一部分。同时,被隔离于某些社会关系之外可能会导致其他的剥夺,因而进一步限制人们的生活机会。”

  提高收入,联通信息,它们的共性是,需要有优质资源的互联网。

  趣头条与武定县的合作成果充分说明了内容的重要性。

  通过趣头条平台推送,农户增加了收入;通过互联网连接,农户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密,进而获得更广泛的市场信息、打造产品品牌和个人品牌的机会。

  就连仅做过一次直播的“独腿大叔”刘翠林,都已成为武定县的“小网红”。

在中国,人人都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扶贫

  只有真正的关心,才能建立真正的关系,无论用户或贫困户,落实个体,才能落实全局。

  2019年,武定县所在的楚雄州全年实现生产总值(GDP)1251.90亿元,比上年增长9.1%。其中,核桃产量66796吨,比上年增长6.4%;2020年5月16日,武定县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宣布胜利脱贫摘帽。

  社会福利也同步跟进。截至2020年6月30日,武定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员101585人中,符合条件参加基本养老保险79265人,已实现100%参保,符合养老金待遇领取条件的14734人,已实现100%申领。

  据清华大学研究,2020年后,在实现消除全部绝对贫困人口的基础上,国家扶贫战略的主要目标将从数量型的消除绝对贫困人口的目标转向高质量扶贫。像趣头条这样“有情有益”的致富模式,将对中国乡县经济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

  而在解决吃饱、穿暖的问题后,武定也将走向下阶段——在人与信息互联互通的基础上,突破思想、理念上的闭塞。

  1938年,刚写完《江村经济》的费孝通进入抗战后方的云南,在“和都市隔膜的农村”,他写下系列作品“云南三村”(《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玉村农业和商业》),为“乡村-小城镇-全国”的产业一体化提供调查素材,预见了中国农村将在衣食住行、经济地位、文化娱乐等方面发生变化。

  2014年,《云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发布,六年后,云南省在信息、就业、文化等方面,城乡一体化水平明显提高,武定县所在的滇中城市群成为云南区域发展的新增长极。

  如今,虽然深山里的网络信号仍然不稳定,但脱贫民众思考的问题已从“今天能吃点什么”变为如何“让自己的生活少一点儿乏味”。

  随着趣头条等应用兴起,地理与层级的阻隔进一步削弱,趣头条不仅让产销两端的个体直接对话、交流、分享,还通过自身的资源脉络联结政企、传播理念、增进趣味。

  一个App就让人们相互成全,这是80年前的费孝通怎么都想不到的。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