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亓宁

编辑 | 游勇

“安信王”高天国被捕1年之后,安信信托的重组终于有了进展。

7月20日,安信信托发布重大事项继续停牌公告,称公司因拟筹划重大资产出售及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公司股票(ST安信)已于2021年7月19日、7月20日连续停牌,并自7月21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工作日。

安信信托即将易主,752亿保底承诺还未了结

从公告来看,此次重组之后,安信信托或将易主上海国资委,但目前具体方案尚未确定。有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如果重组成功,不论是补充资金还是提振业绩都有重要意义,也能给广大投资者一颗定心丸。

作为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安信信托已经连续3个会计年度出现重大亏损,尽管暂时勉强绕过了退市风险,但其目前存续的1600多亿元信托规模、750多亿元尚未了结的保底承诺,以及80多宗诉讼,都是未来生存的极大挑战。而在四川信托实控人刘沧龙被捕之后,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愈发受到质疑。

AI财经社从部分安信信托投资人处了解到,大部分损失惨重的信托投资者都在等重组方案的正式落地,原本激进的“维权”方案如今变成了“静观其变”。

重组方案初步落地

在7月20日的停牌公告里,安信信托提到了两大重要事项:

一是拟与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达成债务和解,将所持有部分资产的全部权利转移给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用于抵偿安信信托对其到期未偿还债务,构成重大资产出售。

二是拟向上海砥安公司(暂定名,以最终工商注册为准)非公开发行股票。上海砥安公司拟由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

安信信托提示,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动。公开资料显示,参与上海砥安设立的上海电气集团、上海机场集团均系上海国资委持股100%的实业集团,上海国盛、上海国际则是上海国资委全资控股的投资和资本运作平台。

此外,信保基金由中国信托业协会联合13家信托公司出资设立,“使命”之一就是参与托管和关闭清算信托公司,并通过融资、注资等方式向信托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或在最后阶段收购、受托经营信托公司的固有财产和信托财产。在此之前,信保基金已经向安信信托提供了担保项下56.50亿元流动性支持,但目前已经全部逾期。

AI财经社注意到,对于安信信托公告中提到的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债务事项,同样是安信信托向后者的借款。2019年9月28日,安信信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签订了一份非银行金融机构人民币借款合同,授信金额为12亿元,最终实际借款9.78 亿元,由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和高天国提供最高额连带责任担保。但截至去年年底,这9.78亿元也已逾期。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安信信托就表示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有意对该公司实施重组,12月进一步公告称,意向重组方已基本完成对该公司的尽职调查工作,相关各方正就本次重组开展商务谈判。

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重组方案标志着安信信托重组迈出了重要一步,从重组方背景来看也是一大利好,但具体方案能否真正落地还要继续观察,“(安信信托)目前的‘烂摊子’不小。”

危机短期或难解除

“曙光初现,仍需努力!”尽管此次公告中,安信信托并没有详细披露各方持股比例等重组细节,但很多投资人已经在“维权群”里表达了喜悦之情,并认为“已经到了兑付的关键阶段”,原本只奢望兑付本金的投资人也开始期待利息能够一起兑付。如果重组成功,他们手中逾期的信托产品就有了更多的兑付希望。但也有人表示不会再相信安信,且已经有理财经理提示不要“高兴得太早”。

这些“散户”投资人的本金动辄三四百万元,最少的也有100万元。其中某安信项目投资人通过在多次沟通会中交流得知,他们一个项目的50多个投资人就有至少1500万元的本金未能如期兑付,之前热情的销售经理早已变得“敷衍”。

自2019年以来,安信信托就因为前期信托业务中存在保底承诺引发了大量诉讼。截至去年年末,安信信托涉及诉讼高达80宗,其中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的诉讼已经达到50宗,涉诉本金184.91亿元,比上一年年末接近翻倍。而截至去年年末,此类存量保底承诺合计余额仍高达752.76亿元。

“千疮百孔”状态下,公司业务难开展。截至2020年末,安信信托存续的信托项目还有248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为1614.23亿元。同期,公司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47个,金额97.33亿元,新增设立信托项目1个,规模只有500万元。

去年全年,安信信托合计实现营收2.9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67.38亿元,已经是连续三年亏损,再次被审计机构出具带有保留意见的财务报告。2018年-2020年,安信信托亏损逐年扩大,合计亏损近126亿元,比过去10年赚的还多。

但就在今年5月17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停牌一天,自5月18日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将由“*ST安信”变更为“ST安信”。对此公司表示,尽管公司2018年度至2020年度连续亏损情况,但2020年度经审计的财务指标未触及上交所规定的财务类强制退市情形,符合申请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条件。有分析人士指出,从退市边缘拉回一把,可能也是为此次重组清扫障碍的一小步。

但安信的负债已经非常惊人。截至去年年末,公司的总负债金额已经超过18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160亿元,而非流动负债中主要是因对外担保加上未决诉讼等项目产生的预计负债,金额达到23.11亿元。而同期母公司账面有177亿元左右的资产,其中有97.33亿元因为诉讼冻结、流动性支持质押担保等原因处于受限状态,流动资产捉襟见肘。

安信信托即将易主,752亿保底承诺还未了结

图/安信信托年报

此前的4月30日,安信信托披露的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约-7.27亿元,同比下降9.29%。有投资人士认为,如果年内重组不能有效推进,安信退市的命运或许仍难以避免。

安信信托即将易主,752亿保底承诺还未了结

(图/同花顺截图)

高天国“兵败”背后

目前来看,安信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仍是高天国,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2.44%,高天国间接通过后者持股39.68%。

作为一代“安信王”,靠海南炒房发家的高天国在信托圈无人不晓。自2002年通过旗下公司拿下安信信托的前身鞍山信托之后,高天国逐渐成为这家上交所唯一上市信托公司的实控人,并在金融、地产、百货等各大领域大展拳脚,一度将家族财富做到百亿以上,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排到336位。

但很快,安信信托就被高天国“玩坏了”,背后的原因有业务激进,也有投资失败踩雷,但外界质疑更多的可能是风控失职、实控人资金挪用、为关联方融资和自融。

就在日前,另一家民营信托的掌舵人刘沧龙被正式逮捕,这位同样是信托圈“大人物”的四川老乡,与高天国之间的关系颇为神秘。有爆料称,安信有多笔资产计划投向了高天国旗下的上海逸合资管,而AI财经社发现,后者2015年的股东名单中曾短暂出现四川信托的身影,当时持股比例高达26.12%,但时间不足3个月。

此外,四川信托还在2015年通过控股上海国正投资入股国之杰,而到了2017年,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互发产品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另有媒体报道,近年来刘沧龙将旗下宏达集团等多项资产做了股权出质,输血者主要还是安信信托。从去年6月开始,四川信托TOT项目也接连爆雷,涉及未兑付资金规模已经超过250亿元。

去年3月,安信信托启动重组,随后的6月,高天国就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拘,比刘沧龙早了整整一年。但据媒体报道,因身患重疾,高天国得以保外就医。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