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在78亿元卖掉成都项目大赚35亿后不久,李嘉诚家族旗下公司长实集团交出了自己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答卷。

8月6日晚间,长实集团发布2020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长实集团实现收入(包括摊占合营企业之收入)363.23亿港元(约合325.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6.81%;股东应占净利润约为63.60亿港元(约合57.0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57.96%;每股溢利则由2019年上半年的4.1港元缩减58.05%到了1.72港元。

此外,长实还宣布,将于9月17日派发2020年度中期股息,拟每股派0.34港元给予9月8日营业时间结束时已登记在该公司股东名册内的股东,并表示,溢利减少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其业务带来了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疫情负面影响的不仅仅是业绩,也包括它的股价。2020年1月至3月,长实股价一度出现断崖式下跌,从最高55.62港元/股跌至了最低31.82港元/股,尽管之后股价逐渐回升,但距离年初的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6日收盘,长实集团股价报收44.55港元/股,较之年初减少了19%左右,总市值1645亿港元,较之年初的最高市值缩水了约409亿港元(约合366.88亿元人民币)。

李嘉诚为何急于“跑路”?英国酒吧亏掉19亿,地产收益靠内地支撑

(图源:视觉中国)

疫情下的业绩突围


据长实集团官网显示,作为李嘉诚家族旗下主要负责房地产业务的集团公司,长实集团的业务涵盖地产业务、飞机租赁、英式酒店业务、基建及实用资产四个大类,其中,地产业务又包括楼盘推介、租赁、物业管理等细分领域。

而航空、酒店及地产等正是此次疫情期间受冲击最大的几个行业。对此,长实表示,“集团旗下多项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进而导致上半年度股东应占溢利较2019年同期大幅下调。”

长实集团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实已确认的物业销售收入(包括摊占合营企业)为194.84亿港元,同比增长1.31%;物业销售收益90.04亿港元,同比增长19.58%。

长实表示,物业销售收入和收益的增加,主要是因为出售上海高逸尚城的住宅单位为其带来了重大收益,大幅抵销了疫情导致的香港物业销售收益的骤减。

而据数据显示,香港、内地及海外地区的物业销售收入分别为61.16亿港元、109.29亿港元、24.39亿港元,物业销售收益分别为17.68亿港元、66.38亿港元、5.98亿港元,同比变动-73.43%、699.76%、1172.34%。

据悉,高逸尚城是长实集团拥有60%权益的一个发展项目,总建筑面积逾117万平方米,是目前上海最大规模城市综合发展项目之一,结集了商场、办公室、住宅、服务式住宅及酒店物业。

而据高逸尚城官方微信公众号披露的信息,截至目前,该项目I期已经交付,仅余少量房源,II期则正在销售中,主推建面约100-161平方米3-4房,均价90724元/平方米。

李嘉诚为何急于“跑路”?英国酒吧亏掉19亿,地产收益靠内地支撑

(图源:高逸尚城官方微信公众号)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长实还披露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长实已签订合约单尚未确认的物业销售约为279.34亿港元,其中,香港、内地、海外分别有149.62亿港元、128.90亿港元、0.82亿港元。

而在物业租务收入(包括摊占合营企业)和收益上,长实分别实现了34.53亿港元、31.69亿港元,同比分别下滑8.07%、11.16%。

酒店及服务套房业务也遭受重创。长实表示,除了HorizonHotels&Suites因以长租住客为主,得以保持住了入住率,海逸君绰酒店、海逸酒店及长实集团所有其他酒店的业务都因疫情受到了严重打击,进而导致酒店及服务套房物业的平均入住率仅分别录得23%及86%,收入和收益也都出现大幅下滑,分别录得9.92亿港元、3300万港元,跌幅高达58.21%、96.23%。

在飞机租赁业务上,不同于酒店业务,尽管疫情导致航空公司被迫停飞旗下大部分飞机,长实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但其却因“出售飞机获利1.95亿港元”,依旧录得了7.33亿港元的整体收益,同比微涨2.23%。

而据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长实集团(包括合营企业权益)共计拥有121架窄体飞机和5架宽体飞机,平均机龄6.3年,平均余下租赁期4.6年。

英式酒馆业务亏损19亿


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长实集团曾经寄予厚望的英式酒馆业务并没能如预期般实现“大丰收”,反而成了业绩拖累。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0月,长实集团曾斥巨资46亿英镑(约合393亿元人民币)全资收购了英国最大酒吧运营商greeneking(格林王),开始涉足英式酒馆业务。

据悉,格林王成立于1799年,距今已有221年历史,是英国具有领导地位的酿酒厂及英式酒馆营运商,目前在英格兰、威尔斯及苏格兰等地经营超过2700间英式酒馆、餐厅及酒店,其3个主要业务分支为英式酒馆公司、英式酒馆合作伙伴、酿酒及品牌,是英国最大的酒吧零售商和酿酒商。

然而,还未等长实及李嘉诚家族在格林王项目上大展一番身手,疫情就来了,酒吧及餐厅等纷纷被迫暂停营业,长实的英式酒馆业务也因此录得了19.38亿港元的经营亏损,约占集团归母净利润的30%。

长实还表示,格林王虽然已于7月初分阶段恢复营业,但全面复苏还需时日。

这并非长实及李嘉诚家族在英国投资的唯一一个项目。实际上,早自2013年开始,李嘉诚“在国内卖卖卖,在国外买买买”的形象,就已经随着无数次“李嘉诚跑了”的质疑深深印在了人们脑海中。

李嘉诚为何急于“跑路”?英国酒吧亏掉19亿,地产收益靠内地支撑

(图源:视觉中国)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至今,李嘉诚通过频繁在内地和香港出售资产,已套现超1100亿港元,先后卖掉了广州西城都荟广场、上海东方汇金中心、北京盈科中心、重庆大都会、陆家嘴世纪汇广场、大连西岗项目等多个地产项目。

就在不久前的7月23日,长实集团还以78.47亿元的交易对价,出售了开发时间长达16年之久的成都南城都汇项目的住宅、商业单位及停车场。通过此项交易,长实将可以获得约38.11亿港元(约合34.51亿元人民币)的收益。

而在海外业务上,李嘉诚更偏好于在英国大手笔“买买买”。

有数据显示,李嘉诚家族旗下公司在英国的投资早已超过4000亿港元,其控制着英国约1/4的电力分销市场、近三成的天然气供应市场、近7%的供水市场、超40%的电信市场、近三分之一的英国码头、超50万平米的土地资源等,甚至有网友曾经调侃称其几乎“买下了半个英国”。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在2005年以1亿英镑拿下的英国伦敦泰晤士河地产项目东伦敦康沃斯码头(ConvoysWharf)在囤地15年之后,也在近期获得了伦敦Lewisham区政府的规划批准,可以正式破土动工,预估开发价值高达10亿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