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筹资5000万美元跨界区块链,碰瓷茅台不成,信阳毛尖再折腾

文 | AI财经社 金斐

编辑 | 孙月

6月6日晚间,信阳毛尖(00362.HK)发布公告称,正研究以成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并打算为SPAC进行首次公开发行,预计筹措4000万至5000万美元,目的为并购一些有潜力的大数据及区块链项目。

乐此不疲蹭热度,曾想改名叫“茅台”被舆论打脸,如今股价跌跌不休再欲进军区块链,信阳毛尖这次能如愿以偿吗?

欲叫茅台成笑料

信阳毛尖作为港股公司,今年2月曾闹出更名笑话。发公告声称,建议将本公司英文名称由“Xinyang Maojian Group Limited”更改为“China Dragon Moutai Group Limited”,并采纳“中国国龙茅台集团有限公司”为公司中文第二名称,以取代现有名称“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彼时贵州茅台(600519.SH)每股已破2000元,信阳毛尖此举被舆论认为是蹭如今市值破2.7万亿元的茅台热度。

信阳毛尖笃定更名的背后,认为改了名称更能反映其业务发展的现状及其未来发展方向,新名称“能为本公司确立更合适的企业形象及身份”。但更名公告发出后嘲讽与质疑不断,迫于外界压力,信阳毛尖后再发公告称,将中文名称改为“中国国龙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茅台”二字不见踪迹。

怎么能与茅台扯上关系?原来信阳毛尖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牡丹江龙晋酒业有限公司收购了北京耀莱龙微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该公司与贵州茅台联合出品过“成龙茅台酒”系列酒产品,这款产品已在2016年停产。

拟筹资5000万美元跨界区块链,碰瓷茅台不成,信阳毛尖再折腾

而信阳毛尖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从事酒类贸易业务,分别录得6900万港币及400万港币溢利。解释了一通“售酒往事”后,信阳毛尖称考虑到“茅台”为国内驰名商标,为免误会或引起潜在法律诉讼,于是干脆如前述,弃用“茅台”二字。

再蹭热度

信阳毛尖这波蹭热度可谓并不成功,在此次最新公告决意向大数据、区块链进军前,早在2021年3月,信阳毛尖持股90%的子公司黑河龙江化工有限公司与黑河市鲨鱼科技成立合资公司,各自持合资公司50%股权,盯上了加密货币。

公告显示,黑河鲨鱼将其加密货币业务、大数据业务、相关人员、产品技术、所有相关知识产权和人民币1.5亿元,注入进双方合资公司。信阳毛尖的如意算盘是,合资公司既能令集团进入加密货币及大数据管理等业务,同时还可盘活黑河龙江部分资产。

拟筹资5000万美元跨界区块链,碰瓷茅台不成,信阳毛尖再折腾

6月7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信阳毛尖就是一个被不断操控的壳公司,因此什么业务概念热就炒什么,港股对此也并没有严格限制。沈萌认为信阳毛尖的生产能力并不可靠,“如果生产能力可靠,它就不会去蹭茅台、SPAC等热点了。”

信阳毛尖有一定玩跨界的基因,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中国天顶化工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10月,集团完成对信阳毛尖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收购,并获得信阳毛尖茶叶的电商销售及海外经销权独家许可,“龙潭”是其主品牌。信阳毛尖并不甘心只卖茶叶,积极进行多元化布局,早在2014年即建立中国牡丹江住宅供热区,信阳毛尖称“这使集团的收入增加了两倍”。

与此同时,信阳毛尖还将触角伸至建筑服务行业。在2018年1月,收购金阳工程,后者是一家从事公共设施建设及监察的公司。收购这家公司的目的,亦是为支持其热电业务。此外,信阳毛尖亦涉足与煤有关的化学品生产业务。

在今年5月,信阳毛尖称集团旗下在2019年7月成立的合营企业——牡丹江旭升有限公司成功利用闲置的聚氯乙烯(PVC)生产设备及机械加以改造,经过近两年时间,已打造出年产500吨永固紫RL及年产500吨BMAP两种精细化工产品的生产线。预计两条生产线产值约为人民币2.5亿元。

情况会如信阳毛尖预计的如此乐观?沈萌对AI财经社分析称,这些资产的价值经常缺少公允的估值,多是凭公司自己进行账面处理。而且牡丹江作为一个二三线城市,其流动性和变现性也都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拟筹资5000万美元跨界区块链,碰瓷茅台不成,信阳毛尖再折腾

业绩堪忧股价下挫

在布局业务方面如此“花心”的信阳毛尖,究竟业绩如何?据信阳毛尖发布的2020年中期报告显示,该公司营业额为2.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84亿元);期间亏损7842万港元(约合人民币6465.48万元)。对此,沈萌强调,港股壳公司“往往蕴藏巨大风险,业务方面也缺乏足够的稳定性,所以业绩会出现巨大波动,而且经常是会计账面的操作、而非具体业务运行。

亏损对一家上市公司而言显然是重要警示信号,信阳毛尖在公告中称,为加强集团资本基础及维持未来业务发展所需的充足资金,可将集团拥有的数项位于牡丹江的闲置使用权资产,总账面值约为1.0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779万)。如需再次融资,这些使用权资产可予出售,其总市值约为2.3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6亿)。

信阳毛尖资金匮乏到要勒紧裤腰带过活,自称集团“将在未来12个月内采取削减成本措施,减少行政费用和现金流出”。6月3日当天,信阳毛尖截至下午13:01下挫10.14%,股价捏一把汗。爆出要进军区块链消息后,6月8日当天收盘,信阳毛尖报收于0.305港元,总市值4.59亿港元。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