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财经社 林垚 肖超

编辑|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昔日市值一度逼近千亿的白马股康得新,现如今却因巨额财务造假被暂停上市。


7月7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20年7月10日起暂停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康得新主要从事先进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预涂膜、光学膜等的研发,并提供相关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一度打破了国外垄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2010年7月,康得新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时市值30亿。2017年11月,公司市值最高时曾一度逼近1000亿,同年康得新被《福布斯》列入年度“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榜,成为全球唯一入选的材料企业。


2020年6月30日,停牌近一年的康得新发布了2019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4.79亿元,净利润亏损68.35亿元;截至2019年末,公司总资产266.1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权益114.65亿元。不过,该年度报告同样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而更让人唏嘘的是,早先曾被称为“中国材料界任正非”的创始人钟玉也因为公司多次违规被立案调查。2019年12月16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康得新暂停上市,虚增利润119亿老板被抓,拥160亿号称材料界任正非


危机从债务违约开始


康得新危机的集中爆发,是从债务违约开始的。


2019年1月16日,康得新称因受宏观金融环境及销售回款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公司资金周转出现暂时性困难,第一期1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同时第二期的5亿元债券兑付也存在不确定性。


而在此时,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康得新还拥有可流动的货币资金150亿元。在此之后,康得新又出现多起债务违约,涉及到的违约债券总金额已超45亿元。


2019年1月21日,ST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在证券监管部门对公司的调查过程中,同时经过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矛头直指实控人钟玉。


1月22日,钟玉现身出席了康得新的债权人会议,表示将通过应收账款、银行支持、引进战投等方式筹集资金。


2019年2月12日上午,ST康得新发布公告,69岁的钟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但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康得集团的董事长。


2月16日,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钟玉还曾现身并回应了康得新债券违约的问题。他称,受到各种因素影响,康得新去年受到重创,但现在正在采取各种措施解决,康得新“以后一定会再度崛起”。


但很快,122亿元的存款突变0元,再一次引起监管层的注意。


2019年4月30日,*ST康得新发布2018年年报,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会计师事务所和公司独立董事对这份财务报告均表示质疑,会计师事务所收到的银行回函更是表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


在5月10日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康得新称,由于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署了《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康得集团可以从其自有账户中拿走康得新账户中的资金,但在康得新自己账户的对账单上则不显示这些信息,公司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


康得新同时表示,公司当时的财务人员无法说明康得新及其下属子公司加入此协议的原因,且西单支行也不配合公司开展进一步调查,为了维护公司合法权益,康得新已向证券及银行监管部门投诉,在有关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


而此前北京银行曾声明称,西单支行与康得新签订的相关协议,是各方本着自愿、平等原则签署,合同订立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2019年6月5日,康得新公司在北京银行网上银行查询时发现,“康得新账户余额超81亿元,子公司张家港光电账户余额超27亿元,子公司康得菲儿余额超7亿元,子公司康得新功能账户余额超6亿元,合计账户余额超122亿。但账户资金实际无法使用。


另据财新报道称,由于康得新的存款纠纷,北京银保监局对北京银行采取了监管措施。


康得新暂停上市,虚增利润119亿老板被抓,拥160亿号称材料界任正非


虚增利润119.21亿


2019年7月5日,*ST康得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告显示,*ST康得存在在年度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和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事实。其中,*ST康得在2015-2018年年报中,虚增利润总额达到119.21亿元。


证监会认为,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在康得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证监会对钟玉罚款90万元,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1988年,钟玉从国企下海创立康得集团,使其成为中关村的第一批创业企业。在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钟玉决定进军高科技创新领域,在2001年成立了康得新。


2010年7月,康得新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当年归母净利润为6641万元,康得新随后的发展也一直顺风顺水,到2017年时,归母净利润已经达到了24.74亿元,7年时间增长了近40倍。


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中,钟玉以160亿身家排在百富榜第211位。身家甚至超越了玻璃大王曹德旺。


在钟玉被刑拘后,曾有法律界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称,假如钟玉被认定构成职务侵占罪,刑期可在五年以上。


2019年12月16日,在钟玉被逮捕的当晚,*ST康得发布关于回购公司股份期限届满的公告称,截止到2019年11月30日,回购公司部分股份期限已满,鉴于公司自2019年初,爆发了债务危机,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无法实施上述回购方案,目前,公司回购股份期限已满,股份回购方案未实施。


康得新暂停上市,虚增利润119亿老板被抓,拥160亿号称材料界任正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