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AI财经社 实习生 肖超

编| 明萱

2019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有人选择了退休。

1月2日,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年过64岁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除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之外的全部职务,暂由关彦斌之女关一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的职责。

公告还称,关彦斌的辞职是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同时,此次董事长辞职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亦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董事补选、选举董事长及总经理的聘任工作。

截至2019年1月1日,关彦斌持有葵花药业股份6648.295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38%。

公开资料显示,关一于1982年出生,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并不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

他44岁买下负债近千万国营制药厂,6年后上市,如今坐拥33亿股份

葵花现象

44岁的关彦斌接手葵花药业的时候,它还是一家停产9个月、负债839万元的国营制药厂。而那时的关彦斌早已下海近20年,经营过砖瓦厂、塑料厂。

1998年4月,时任民营企业黑龙江省五常塑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关彦斌,率46名股东出资1100万元,购买了濒临破产的五常制药厂,将其改制为民有民营,并更名为“葵花药业”。

改制后的葵花药业在关彦斌的带领下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集中精力抓管理和销售,当年就扭亏为盈。而后,葵花药业的主要经济指标连续4年保持300%的发展速度,被黑龙江日报等媒体誉为“葵花现象”。

他44岁买下负债近千万国营制药厂,6年后上市,如今坐拥33亿股份

2011年,葵花药业第一次筹备IPO,但因2012年证监会IPO审核暂停而宣告失败。到2014年12月30日,葵花药业终于成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截至2018年1月,葵花药业拥有12家药品生产企业、4家医药公司、1个药物研究院等23家子公司。2018年10月,葵花药业发布三季报,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1.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亿元,同比增加40.5%。

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百富榜》上,关彦斌、张晓兰夫妇以44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排在第957位。

婚变后的接班人

2017年7月12日晚,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张晓兰夫妇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但令人意外的是,离婚后,关彦斌的身价不减反增。以葵花药业12日收盘价30.74元估算,关彦斌直接和间接持股价值达33亿元。

离婚后的二人并未平分股份,其中张晓兰所持有的价值6300万元的股份,悉数转让给关彦斌。至此,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4367.17万股,持股比例为14.96%,成为葵花药业唯一的实际控制人。

在离婚公告发布10天后,葵花药业又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关彦斌之女关一成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据《新京报》报道,这一事件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关彦斌与张晓兰“和平分手”的条件。

他44岁买下负债近千万国营制药厂,6年后上市,如今坐拥33亿股份

企查查显示,关一除现在接替父亲担任葵花药业董事长之外,还担任葵花药业旗下三家子公司(葵花药业集团(伊春)有限公司、黑龙江省葵花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但关一并非关彦斌长女。据葵花药业的招股书显示,关彦斌与张晓兰“各有子女”,关彦斌的女儿为关一、关玉秀,而张晓兰之子名为宋萌萌。

比关一大三岁的关玉秀目前担任与葵花药业有关的7家公司的董事长或董事职务,而宋萌萌在外任职的8家企业中,除与葵花药业有关的4家外,还有3家与南京同仁堂有关。

重营销轻研发

虽然葵花药业的营业收入在近几年快速增长,但重品牌营销而轻研发投入,也让葵花药业饱受诟病。

2014年至2017年,葵花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9.93亿元、10.26亿元、11.71亿元、12.77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6.5%、33.8%、34.8%、33.1%;而研发投入分别为3968万元、4798万元、6205万元、10353万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5%、1.6%、1.8%、2.7%。

其中,2017年的销售费用中,广告及业务宣传费、营销差旅费、咨询服务费分别位列前三大细分类别,分别为4.84亿元、2.47亿元和2.67亿元。按年报中披露的销售人员共1781人计算,2017年葵花药业销售人员的人均差旅费达13.5万元。

不仅如此,葵花药业的药品还频现质量问题,据AI财经社统计,仅2018年就有由葵花药业位于吉林和黑龙江的子公司生产的5批次药品因不符合规定而被地方药品监管局通报。2017年的通报名单中还包含了葵花药业位于黑龙江、湖北、重庆的子公司。

而对这些多次曝出的质量问题,葵花药业选择不回应或逃避解释,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面对2018年7月投资者的询问,葵花药业仅表示“公司对此表示歉意,未来生产中会更加严谨,加强质量和标准检验控制”。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