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AI财经社 乔迟

编|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老字号“全聚德”又亏了。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全聚德今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达2.02亿元。除去疫情的影响因素,全聚德已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这家声名在外的老字号,业绩滑坡了多年,始终没有迎来逆转。


前三季度亏掉三年利润


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全聚德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16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6.7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跌484.40%。


单看第三季度,全聚德的营业收入为2.03亿元,同比降低53.08%;亏损0.54亿元,同比下跌364.60%。


不过,相较二季度,全聚德三季度业绩略有改善,其中营收环比增长53.4%,整体亏损额也有所收窄。全聚德在公告中称,其经营受疫情冲击较大,三季度通过复工复产、提升门店出品质量,业务逐步回升。


报告期内,全聚德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443万元,同时,全聚德的现金流进一步萎缩,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9.2万元,同比减少-101.46% 。


全聚德前三季度亏损超两亿,净利连续三年下滑,老字号不灵了?


全聚德的主营业务是餐饮业和商品销售,从其2020年的半年报数据显示,两者营收占比分别为62.5%和34.08%。除了大众所熟知的知名烤鸭餐厅“全聚德”以外,全聚德旗下还拥有“仿膳”、“丰泽园”、“四川饭店”等品牌。截至今年6月,全聚德在全国范围内有共计117家门店,其中全聚德品牌门店有109家。


全聚德前三季度亏损超两亿,净利连续三年下滑,老字号不灵了?


今年的疫情对本已经出现品牌老化的全聚德更是造成巨大冲击。


根据全聚德公布的数据,其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及第三季度营收分别为1.8亿元、1.33亿元、2.03亿元。在半年报中,全聚德指出受疫情影响,原有餐饮市场客源大幅萎缩,公司餐饮及商品销售受到重创,收入下滑严重,而北京地区的疫情反弹,导致各门店恢复情况再次受到冲击。


针对如此的销售情况,全聚德的管理团队也推出了一系列的“自救”办法,包括实行出品统一、盘饰统一、价格统一,全面取消餐厅服务费,北京门店2月份上线饿了么、美团外卖,打造线下私域流量,直播带货鸭休闲零食等。


尽管全聚德采取了增加线上线下外卖、拓展社区消费等多项措施促进销售,其业绩仍然受到了较大影响。从现在公布的三季报来看,全聚德的业绩恢复还未有起色。


利润连续多年下降


全聚德的巨亏,除去新冠疫情的影响,其本身经营就已经面临着很大问题。全聚德多次尝试转型,但是依然没能改变净利润下滑的局面。


作为一家全国闻名的百年老字号,对于很多人来说,全聚德一度是北京烤鸭的象征,也是外地游客来京几乎必吃的北京名小吃。但近年来,全聚德的营收连年下降。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9年,全聚德营收分别为19.44亿元、19.02亿元、18.46亿元、18.53亿元、18.47亿元、18.6亿元、17.77亿元、15.6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1.10亿元、1.26亿元、1.31亿元、1.40亿元、1.36亿元、7304.22万元、4462.79万元。


不难发现,自2017年以来,全聚德营收、净利已连续三年出现下滑。


全聚德前三季度亏损超两亿,净利连续三年下滑,老字号不灵了?


其中,2019年全聚德营收同比下降11.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8.9%。实际上,这已经是全聚德业绩停滞不前的第8年,也是其自2007年上市以来净利润最低的一年。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全聚德表示,是因为受餐饮行业,尤其是中式正餐竞争加剧影响,公司年度接待人次同比减少而导致公司全年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同比出现下滑。


事实上,相比业绩下滑,全聚德在价格、服务、口味等方面也饱受外界议论。


值得注意的是,为挽救“失落”的业绩,全聚德曾于2019年底“换帅”,由在东来顺任职十年之久的周延龙接任总经理一职。彼时,在外界看来,新掌门周延龙的上任或将为全聚德带来新的生机。


不过,新官上任后,尚未来得及解决业绩下滑的老问题,疫情的发生就又给这艘在风暴中前行的巨轮带来了一记重击。


全聚德已经迎来了156岁的高龄,与狗不理等老字号一样,他们既要与新兴的餐饮品牌竞争,争夺年轻人市场,又要在传统手艺和味道的基础上,创新菜式和营销,寻求老字号转型的突破,而且在连年利润下降的情况下,实现逆袭,挑战难度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