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的权力之争尚未剧终,去年被驱逐出高管层的前董事詹克团接连出招试图重掌公司,夺回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是他计划里的关键一步。

据比特大陆4月29日的官方声明披露,詹克团此前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申请的行政复议有了结果——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今年1月2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决定被撤销。

比特大陆对这一行政复议结果表达了质疑,认为上述复议决议是行政手段干涉公司内部自治,有违《公司法》相关规定,他们将为此提起行政诉讼。

熟悉相关法律的律师向蜂巢财经表示,公司章程在法定代表人的人选确定中的确具有优先地位。不过,要判断海淀区司法局作出的相关复议决定是否违法,需要明确詹克团申请复议的理由。目前,这个信息尚不明确。

尽管詹克团夺权利用了行政复议程序,但实际结果仍充满不确定性。比特大陆强调,上述行政复议结果并未决定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工商信息显示,目前,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依然为刘路遥。

除此之外,全资控股北京比特的香港主体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仍有权将詹克团排除在外。比特大陆表示,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人均为吴忌寒一人;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而开曼公司已不再有超级投票权的设置,“所有股东一股一票、公平投票,且詹克团已被罢免出开曼公司董事会。”

看样子,吴忌寒领导的比特大陆早已从公司章程上围堵了詹克团的夺权。而此前从比特大陆内部传出的数据称,该公司前四个月营收超3亿美金,且AI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吴忌寒重掌“大陆”后带来的改变正在为他赢得各方支持。

比特大陆还击行政复议

4月29日,芯片巨头比特大陆的一纸公开声明引发了外界关注。该公司前董事长詹克团去年被罢免一切职务后,这场由内斗引发的权力之争,又有了下文。

比特大陆披露,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了“撤销海淀区市场监管局此前准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

去年10月,詹克团被驱逐出比特大陆的管理层后,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也从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今年1月2日,北京比特再次进行法定代表人变更,由执行董事吴忌寒变更为总经理刘路遥。比特大陆称,变更原因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内部管理效率。

此后,詹克团一直试图用法律手段重夺大权,官司曾一路从北京、福建打到了开曼群岛。

比特大陆的4月29日的声明透露,今年2月12日,詹克团向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法定代表人变更,并恢复自己为法定代表人。4月28日,变更被撤销,但比特大陆强调,詹克团没有被恢复为法定代表人。

5月2日,蜂巢财经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刘路遥仍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

比特大陆“詹吴战”硝烟再起

截至5月2日,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仍为刘路遥尽

管詹克团没有如愿重获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职务,但有媒体认为,海淀区司法局的相关决定,是詹重掌比特大陆取得的重大胜利,“这一胜利使詹回归比特大陆,成为一种不能被忽视的可能性。”

而在比特大陆看来,公司法人的人选对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十分重要。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公司股东有权对公司法人进行更换。“需要强调的是,比特大陆法人最终任免的权利属于股东,而非任何的行政机关或个人。”

因此,比特大陆对该行政复议结果提出质疑,认为海淀区司法局以行政权力“粗暴干涉企业自治”,公司将对此提起行政诉讼。

熟悉相关法律的律师告诉蜂巢财经,根据我国《公司法》第十三条,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章程在法定代表人的人选确定中具有优先地位。”

对于海淀区司法局是否有违法律,上述律师表示,根据我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对此判定需要看有没有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依据错误、违反法定程序等情况,“因詹克团申请复议的理由不甚明确,申请是否符合受理条件等不能确定,进而尚不能确定海淀区司法局作出的相关复议决定是否违法。”

北京比特之争还看投票权

这已不是詹克团第一次试图用法律手段夺权。去年10月,吴忌寒取代詹克团成为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并解除了对方在公司的一切职务。之后,詹克团曾因不服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决策,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行政诉讼。根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的公示,詹克团于去年11月14日提出撤诉。撤诉之前詹又申请了行政复议。

从目前工商信息看,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尚未变更。从《公司法》赋予企业自设公司章程的权利看,詹想要重回权力巅峰,还需股权优势。

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比特是比特大陆香港主体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以下简称“香港比特”)的全资控股公司。也就是说,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是香港比特。

比特大陆“詹吴战”硝烟再起

企查查显示,香港比特全资控股北京比特

比特大陆在声明中强调,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人均为吴忌寒一人,且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而开曼公司已不再有10倍的超级投票权的设置,“所有股东一股一票、公平投票,且詹克团已被罢免出开曼公司董事会。”

此前比特大陆拟在香港上市时曾披露,詹克团拥有59.6%的投票权。但去年“詹吴斗”开幕后的11月,比特大陆曾举行股东大会,取消了詹克团的投票权。这也导致詹在开曼发起诉讼,想要拿回投票权。

据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透露,詹仅间接持有比特大陆36%的股份,包括吴忌寒在内5名股东形成统一阵营,拥有了超过50%的股份。

无论是在股份占比还是投票权上,詹克团显然都不具备优势。这或许也是比特大陆敢在声明中表示“即使詹克团被错误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香港比特也能依法将其再次罢免”的原因。可见,吴忌寒重新掌舵的比特大陆早已在公司章程层面降低了詹克团回归的可能性。

詹克团出局后AI业务落地

北京比特仅为比特大陆境内外数十家子公司之一。比特大陆表示,即使詹克团被错误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亦不会对比特大陆的境内外正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不久前,比特大陆从内部传出,其2020年前四个月营收超过3亿美元,矿场布局也进一步扩大,目前有四个矿场正在开工或改造。此外,AI业务也在快速增长。

对比去年第一季度亏损3.1亿美元的历史看,比特大陆正在恢复生息。

值得注意的是,AI业务正是此前詹克团主导的领域。据媒体报道,比特大陆的AI业务经过架构调整后,第三代云端AI芯片BM1684已开始量产出货,实现了多个大客户突破,并收到了千万级别的订单尾款,第四代云端AI芯片BM1686也正在升级规划之中。第三代云端AI芯片BM1684正是由詹克团主导研发,去年9月17日还专门为该产品开过一次发布会。

比特大陆“詹吴战”硝烟再起

去年,比特大陆发布了BM1684芯片

“AI业务的架构调整”期则始于今年年初,吴忌寒重回比特大陆后曾进行人员调整。当时,AI部门为调整的主要部门。星球日报曾报道,调整比例约为1/3,其中AI 业务线调整比例最高,高达2/3。此前,离职员工向蜂巢财经透露,由于公司补偿的薪资较为合理,很多人并不抵触“拿钱走人”。但舆论认为,没有詹克团的AI事业将要“凉凉”。

如今,比特大陆从内部释放了AI业务增长的信号,这似乎也在对外表态,即便裁员后的AI部门不再由詹克团主导,也并不影响公司的AI业务发展。据悉,比特大陆除了对内公布运营数据外,还传出为员工发放了每人封顶7万奖金的消息。

如果说运营数据指向股东,高额奖金面向员工,那么重回“大陆”的吴忌寒正在获得多方支持,这也让拿起法律武器的詹克团略显被动。

现在,比特大陆已经计划针对那纸行政复议结果提起诉讼,这场“权力游戏”还将继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