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亓宁

编辑 | 杨洁


从名字上来看,“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的确容易被外界看作公立医院。但实际上,这是一家莆田系的民营医院。而且,马上就要上市了。


6月24日,由莆田商人苏庆灿掌舵的华厦眼科通过了创业板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成为今年过会的第193家企业。这也意味着,在爱尔眼科上市之后,国内最大的两家民营眼科连锁医院,终于要在A股正面交锋。


无论是在资本市场还是消费市场,眼科等专科医疗赛道的景气度实属诱人。但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华厦眼科的很多软肋也首次暴露出来。


爱尔眼科在A股市场独自驰骋12年之后,这个几千亿规模的赛道迎来了资本空前的追捧,几个竞争对手就是在这个时候“默契”地一起递交了招股书。如今爱尔眼科作为龙头,市值已经突破了3500亿元。但即使抛开当年公立医院改制的诸多质疑,在新的景气周期内,拿到通行证的华厦眼科能打好这把牌吗?


一平米900元低价拿地、79次行政处罚,这家莆田系眼科医院冲刺A股


眼科医疗风口上的“名场面”


去年7月,尽管疫情对业务的影响尚未散去,但看着行业“老大”爱尔眼科总市值逼近2000亿元,来自沈阳、厦门、成都的3家眼科医院在当月最后3天里相继递交了招股书,这一幕一度被市场称为眼科巨头们的“名场面”。


经过接近1年的折腾,爱尔眼科的股价一路攀升,总市值突破了3500亿元。而华厦眼科作为3家企业中规模最大的一家,终于先其他对手一步拿到了通往资本市场的通行证。在此期间,华厦眼科共计更新了4次招股书,深交所对其的问询也一次比一次严厉。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到,华厦眼科这次要公开发行股票6000万股,占本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10.71%,募集的7.79亿元资金主要用于投入建设天津华厦眼科医院项目(6100万元),区域视光中心建设项目(2.30亿元),现有医院医疗服务能力升级项目(8400万元),信息化运营管理系统建设项目(2.04亿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2.00亿元)。而前面提到的厦门眼科中心,是华厦眼科要上市的业务核心。


和爱尔眼科差不多,华厦眼科自称是一家专注于眼科专科医疗服务的民营医疗连锁集团,直接向国内外眼科疾病患者提供各种眼科疾病的诊断、治疗,覆盖白内障、屈光、眼底、斜弱视与小儿眼科、眼表、青光眼、眼眶与眼肿瘤、眼外伤等眼科八大亚专科及眼视光专科。


目前在国内的眼科市场中,民营医院对公立医院的碾压已经十分明显,其中爱尔眼科不论是连锁规模还是盈利能力都是一家独大,市占率达到23.2%;华厦眼科则是第二梯队中最大的眼科医院,市占率已经接近6%。


按照招股书中的最新信息,华厦眼科在国内共有53家眼科专科医院,覆盖国内17省的45个城市。尽管这一数据比起普瑞眼科的22家和何氏眼科的17家来优势明显,但要挑战爱尔眼科,力量还明显不足。截至去年年末,爱尔眼科在中国大陆有300多家医院,在香港地区和欧美还有80多家;全年门诊量754.87万人、手术量69.47万,分别是华厦眼科的5.45倍和2.71倍。


论赚钱能力,华厦眼科这个行业“老二”与爱尔眼科更是相去甚远。去年全年,华厦眼科实现的营收25.15亿元,归母净利润3.34亿元,而同期爱尔眼科的数据则分别是119.12亿元和17.23亿元。


一平米900元低价拿地、79次行政处罚,这家莆田系眼科医院冲刺A股


“金眼科,银外科,开着宝马口腔科。”从业内这句流传的“顺口溜”可以看出,爱尔眼科受到资本追捧并非没有理由,除了业务规模和资本市场一家独大之外,公司的毛利率最近3年也一直在上行,去年已经突破50%达到51.03%。但华厦眼科2018年-2020年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是40.80%、40.19%、41.72%,也是从2018年起,公司的毛利率开始被普瑞眼科和何氏眼科反超。


在专科医疗的巨大风口上,资本的疯狂总是超出预料。从去年7月华厦眼科递交上市材料到今年6月25日的不到1年时间里,爱尔眼科的股价接近翻倍,从每股不到35元涨到了67.58元,最新市值达到3653.05亿元。作为眼科赛道上稀缺的白马股,爱尔眼科在去年的机构抱团行情中毫无疑问是重要标的之一,去年年末持仓基金一度达到904只。但随之而来的是170多倍的市盈率,一季度已经有700多只基金高位出逃。


华厦眼科的招股书显示,2015-2019年,我国眼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从507.1亿元增长到了1037.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9.6%;其中民营规模从189.3亿元增长到了401.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0.7%。公司同时引用一份研究报告的预测称,到2025年我国民营眼科专科医疗服务市场将达到1102.8亿元,2020年至2025年期间年复合增长率可达20%。


这个时候上市,对莆田商人苏庆灿来说,或许正当其时。


900元/平米拿地,苏庆灿的资本算盘


在之前深交所的问询中,有两个问题颇受关注——一个是子公司当年的改制,一个是公司没有控股股东。


比起这次上市,苏庆灿更成功的一次布局发生在2003年。


根据公开资料,苏庆灿1969年出生于福建莆田仙游,硕士毕业后一直做的是商贸和进出口工作。而前面提到的厦门眼科中心成立于1997年,曾是一家老牌的眼科医院,一度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公立医院之一,里面有被称为“福建眼科第一刀”的洪荣照“坐镇”。


到了2003年,颇有生意头脑的苏庆灿用手中的欧华实业和欧华进出口贸易公司,通过改制的机会拿下了厦门眼科中心的控制权,并在2006年通过合作取得了厦门大学的“背书”,摇身一变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招牌和影响力双双在握。


由此,这家眼科中心不仅成为苏庆灿进入医疗领域的敲门砖,还逐渐成为了公司的摇钱树。


在这个过程中,苏庆灿此举的目的多次受到质疑,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在于收购价格——苏庆灿当时支付的1708万元转让价格,据说这比当时标的无形资产的评估值打了5折还多。


按照去年厦门眼科医院2.39亿元的净利润,苏庆灿这18年确实赚大了。


就在苏庆灿实现对厦门眼科中心的控制之后,这家机构的经营性质曾经多次变更,在“非营利性”和“营利性”之间屡次切换,曾被外界质疑为是否为了方便“定向拿地”。


2006年,厦门眼科中心的经营性质变更为非营利性。并在成为非营利性机构之后,拿到了一块“医卫慈善用地”的使用权,而当时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给出的竞买者条件是“非营利性三级甲等眼科专科医院”。对此,深交所曾问询:“厦门眼科中心名下3.37万平方米土地‘医卫慈善用地’的获得背景,是否完整合规,是否合法履行招投标程序,评估定价是否公允合理,是否存在以过低价格获取该资产的情形,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情况。”


华厦眼科回复称,是在2009年2月,厦门眼科中心以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性质拿到的该“医卫慈善用地”的使用权。但据媒体报道称,厦门眼科中心是当时福建省唯一一家非营利性三级甲等眼科医院。


据悉,当时该地块的成交价是3032万元,以此计算约为900元/平方米,而当时同属五缘湾的一块商务用地均价已经在万元以上。


公司的另一个风险在于,直到今天,华厦眼科仍然没有控股股东,而苏庆灿与其妹苏世华掌控着公司高达7成的股权。根据招股书的数据,苏庆灿作为实控人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68.16%股份,加上苏世华作为一致行动人的持股,两人持股达到70.56%,实际支配的表决权已经超过2/3。而这,已经是苏庆灿多次减持之后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华厦眼科的前十大投资机构中,除了大股东华厦投资由二人全资控股外,还有6家都与苏氏兄妹有关。在另外3家投资机构中,启鹭投资和磐茂投资背后都能看到保荐机构中金公司的身影。


早在2013年,华厦眼科就开始筹划上市,之后还接受兴业证券辅导多年,但到了2019年保荐机构却变成了中金公司,随后中金资本旗下子公司开始入局。


AI财经社注意到,在保荐机构跟投制度优化之后,创业板已经不再要求券商对其保荐的所有项目进行强制跟投,只要求对未盈利、红筹架构、特殊投票权和高价发行的四类公司采取强制性跟投。有市场人士认为,中金资本IPO前的突击入股或另有深意。


全靠厦门眼科中心输血


也是在2019年,华厦眼科曾经耗资2.52亿元从苏庆灿手中收购了一家资管公司,而这家资管公司的主要资产就是前述五缘湾房产。在此之前,这家资管公司就一直向华厦眼科出租这些房产,故公司称这次收购是为了提高公司资产的独立性与完整性。


华厦眼科特别强调,五缘湾房产的租赁业务不属于公司核心业务。确实,资管公司2020年的净利润不过303.79万元,占比很小。但是,资管公司的资产却占到了公司的1/4规模。


公司的顶梁柱还是厦门眼科中心。在全公司53家医院中,还有24家还处于亏损状态,全靠厦门眼科中心支撑。去年全年,厦门眼科中心为华厦眼科贡献了2.39亿元净利润,占比超过7成,而在2019年则超过了公司总的净利润。


有业内人士表示,眼科医院最赚钱的三大业务是视光(配镜)、屈光(近视手术)和白内障手术。其中,视光市场规模最大、利润最可观;屈光和白内障则是一次性手术,客单价高,耗时短,但获客难度也更大。2020年,爱尔眼科的屈光、视光、白内障分项目毛利率分别达到58.12%、56.93%、38.05%。


一平米900元低价拿地、79次行政处罚,这家莆田系眼科医院冲刺A股


靠主业输血的迹象在华厦眼科的债务中也可以略窥一二。最近3年,华厦眼科合并报表的资产负债率从45.50%增至46.93%又降至32.86%,其中主要是通过将母公司的负债率从38.05%突击降到了17%以下。


截至去年年末,公司合并的其他应收款只有2300多万元,但母公司账面上这一数据却高达2.95亿元。有审计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这一差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母公司向子公司“输血”周转产生。


去年年末,华厦眼科还遭到了海外做空机构Air Raid Research的做空,被指存在严重的违法活动及财务欺诈行为,并质疑中介机构的临时更换与此有关。其中,ARR提到了2019年为了财报好看虚假出售亏损医院,以及实控人关联基金会利益输送、子公司盈利造假等财务欺诈问题。


尽管这些质疑尚难求证,但华厦眼科在赚钱的过程中,也不乏违规的处罚和诉讼。作为一家莆田系的眼科医院,这也难免更令人关注。


在华厦眼科IPO期内,收到了79次行政处罚。仅在2020年,公司就存在2起未决诉讼,26起1万元以上的处罚,以及2起医疗事故。其中,公司及子公司所受处罚情况包括通过材料虚记、过度医疗、分解住院,甚至骗取社会保险金等行为。


在2018年12月25日,菏泽华厦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因存在通过材料虚记、过度医疗、分解住院,骗取社会保险金30万元的行为,被菏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处以罚款121万元。


2018年至2020年3年时间,华厦眼科销售费用累计已经超过7亿元,其中有一半是为宣传而投放的广告费用,费用率是同行的一倍还多。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