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姜弋

编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在星巴克中国与风险投资机构红杉中国宣布达成合作五个月后,一家由双方参与成立的投资公司浮出水面。


天眼查App显示,星苒(上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9月8日在上海成立,经营范围为“一般项目:创业投资;投资管理”。股权穿透后,星苒投资的股东包括上海星巴克咖啡经营有限公司和深圳红杉安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疑为星苒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这并非星巴克和风投机构的首次合作。2019年,星巴克曾作为基石投资人和美国著名投资机构Valor Equity Partners(简称“VEP”)共同成立Valor Siren Ventures投资基金(简称“VSV”),用于投资食品零售行业的创业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VSV投资了不少植基食品公司,包括生产植基奶和植基黄油的公司,此外还投资了人造肉公司ARTEMYS FOODS。星巴克也在今年4月推出了基于植物蛋白的“人造肉”午餐菜单和以植物燕麦奶为基底的饮品,以丰富产品品类。


两相对比,星巴克中国与红杉的合作或更侧重于零售业务的数字化层面。星巴克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静瑛曾表示,“通过此次合作希望助力星巴克中国数字化创新的全面提速”。


根据星巴克中国的官方声明,双方的另一个合作方向或是战略投资。不过,星巴克中国并未就此明确说明,两方对星苒投资的出资情况也暂无更多公开信息。此次合作是否对标星巴克对VSV基金的1亿美元基石投资尚未可知。


双方的合作刚刚起步,但加码数字化、提升零售业务运营效率对星巴克中国来说无疑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在2020财年星巴克中国市场同店销售额预计同比下滑超过15%的情况下。这一布局能阻止这家咖啡巨头在华营收下滑吗?


年增500家新店


疫情让这家咖啡巨头遭受重创。


星巴克最新财报显示,2020财年第三财季内(3月30日至6月28日),星巴克录得营收42.2亿美元,净亏损6.78亿美元,全球市场同店销售额同比减少40%。星巴克还预估,2020财年全球市场同店销售额同比减少17%。


分地区来看,由于星巴克大本营——美国的疫情较为严重,第三财季内星巴克美国市场营收同比下滑近40%;在国际市场中,中国地区录得营收6.24亿美元。因门店较早恢复营业,中国市场营收下滑幅度明显小于其他地区,但仍有约15%的下滑。


同店销售额方面,星巴克中国市场第三财季同比减少19%(仅包括开业13个月及以上的公司运营店,不包括特许店铺)。需要注意的是,星巴克在谈及同店销售额时补充称,在计算该指标时,还纳入了4%的暂时性增值税减免费用(A 4% benefit)。如果排除税收减免部分,星巴克的销售情况承压更多。


星巴克中国涉足投资,年增500家新店,能阻止在华营收下滑吗?


尽管销售额缩水,星巴克在中国市场仍采取扩张战略。据星巴克在财报中披露,2020财年内,其计划在中国净增设500家新店铺。


财报显示,截至2019财年末,星巴克中国区有公司运营店有4123家;截至今年6月28日,这一数字增为4447家,较上一财年末增加了324家。据此粗略估算,如要完成500家新店的目标,星巴克中国需在第四财季(即今年7月至9月)开设超过150家店,这并不是个小数字。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已不是简单扩张店铺数就能吃下市场的年代。随着国内饮品市场趋于细分,新茶饮大举占领市场份额,曾靠“第三空间”策略打天下的咖啡品牌也在面临转型压力。


加速数字化转型


通过店内设计营造“第三空间”曾是星巴克的杀手锏。华创证券研报分析称,“第三空间”定位刺激消费需求,休闲消费品属性提升购买意愿。


数据显示,2009年大陆地区咖啡消费堂食比例为76%,表明消费需求很大部分来源于“第三空间”需求。星巴克咖啡的休闲属性加成提升了产品的议价能力和顾客购买意愿。

实际上,从开店数量和饮用率来看,星巴克确实是国内咖啡市场的头名。截至今年6月28日,星巴克中国有超过4400家公司运营店,还有烘焙工坊等带有体验性质、展示性质的店铺。DATA100的消费者调研报告显示,在国内现磨咖啡市场,星巴克的品牌认知率和饮用率排名第一。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咖啡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作为巨头的星巴克面临的挑战也日益严峻。


比如加拿大咖啡连锁品牌Tim Hortons,借助腾讯的数亿元投资,正在进一步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速数字化升级,同时加速门店扩张。Tims中国区CEO卢永臣此前透露,今年Tim 计划在中国新开100家门店,未来10年将扩张至1500家。这一野心目标无疑是在向星巴克发起挑战。


特别是随着越来越多品牌涉足即饮咖啡,以及像胶囊咖啡、三顿半等精品预包装咖啡的兴起,中国市场的咖啡消费也越来越多元化。此外,包括瑞幸、连咖啡、百胜中国力推的 coffii&joy 和 Lavazza等品牌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星巴克的市场份额。


星巴克中国涉足投资,年增500家新店,能阻止在华营收下滑吗?


在转型数字化上,星巴克的脚步也略显迟缓。以移动支付为例,直至2017年,星巴克中国市场门店才全部接入微信支付、支付宝两大品牌。


此外,囿于“第三空间”休闲属性的定位,2019年以前,星巴克仍延续传统咖啡消费堂食的模式,而包括瑞幸、喜茶、奈雪的茶等品牌已开始推广线上下单,星巴克在取餐和配送的转型上慢了半拍。


如今,星巴克希望通过“啡快”店来应对。星巴克“啡快”店主打“在线点,到店取”,目前和饿了么“快速自取”合作。今年5月,星巴克也上线了微信小程序。据了解,“啡快”店未来希望打入下沉市场,在二线城市开设更多门店。


不过,下沉市场消费者能否接受星巴克产品价格仍是未知数。根据星巴克最新财报,第三财季中国市场门店客单价增加了10%,尽管这一增长幅度或一定程度上和门店消费回暖有关,但对于下沉市场来说或不够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