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同城赴港IPO,王卫打造“即时物流第一股”,三年亏损近16亿

文|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杨洁

6月30日晚间,顺丰控股旗下的杭州顺丰同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同城”)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据了解,从推出同城即时物流业务到品牌的独立运营,顺丰用了三年时间。而品牌独立才20个月,顺丰同城就已经准备分拆上市。

在已上市的快递企业中,顺丰是最早布局同城即时配送业务的。而申通、中通、韵达等快递企业的即时配送业务,现在已经“失声”。

快递专家赵小敏向AI财经社表示,顺丰同城有望于中秋节前后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港交所的“即时物流第一股”。

三年亏损15.6亿元,骑手人力成本占大头

顺丰最早在2016年就开始布局同城即时物流业务。2019年,顺丰成立了新业务实体杭州顺丰同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以“顺丰同城急送”的品牌独立运行。

顺丰同城提供的业务,也从最初针对C端用户需求的服务,逐渐扩展至B端的中小企业客户。目前其覆盖的配送场景主要包括四大类:本地餐饮、同城零售、近场服务(包括个人跑腿、企业服务、快递最后一公里配送)、近场电商(数码3C、服饰鞋包等)。

根据招股书内容,顺丰同城在近三年的营收分别为9.93亿元、21.1亿元、48.4亿元;但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净亏损分别为3.3亿元、4.7亿元、7.6亿元,亏损额在逐年扩大。

顺丰同城赴港IPO,王卫打造“即时物流第一股”,三年亏损近16亿

尽管顺丰同城的营收在逐年上涨,但仍旧无法摆脱高昂的成本支出。

人力外包成本成为顺丰同城成本支出的大头,2020年该项成本支出达到了48.6亿元,占比也从2018年的85.4%上涨至2020年的96.6%。截至2021年5月底,顺丰同城平台已拥有超过280万名注册骑手。同时,雇员福利开支占比却有所下降,从2018年的12.4%下降至2020年的1.2%。

同城配送市场赛道拥挤,“烧钱”大战在所难免。随着该领域的竞争加剧,顺丰同城也不得不加大自己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该项成本开支从2018年的1215.8万元到2020年已经增加至1.11亿元。

其他即时配送企业同样避免不了亏损魔咒。头顶“即时配送第一股”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达达集团,也同样被骑手成本所“拖累”,至今未实现盈利。2020年,达达也花费了47亿元在物流和骑手成本方面,此外,达达的营销费用高达18.49亿元。从2017年至2020年,达达集团累计亏损67亿元。

同时,达达和顺丰同城也都表示,未来其在骑手成本方面的投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顺丰同城称,由于未来需要提升配送服务能力、开发新服务、扩大现有市场的客户群并打入新市场,公司的成本支出未来可能还会增加。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张书乐表示,即时配送企业降低成本的核心还是在于如何扁平化渠道,找到激发用户将即时配送从低频变成高频模式的方法,且在各个垂直领域,如文件、鲜花配送等不同场景下进行深耕,找到盈利点。一旦即时配送的市场空间和用户需求被释放,这就将成为一个新的增量市场,盈利难题也将得到一定的缓解。

根据招股书显示,顺丰同城有29名股东,其中,顺丰泰森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2.82%,SF Holding Limited、同城科技、宁波顺享及Sharp Land分别持股占比14.59%、9.35%、8.34%及2.49%。

顺丰同城赴港IPO,王卫打造“即时物流第一股”,三年亏损近16亿

竞争加剧,顺丰同城的增长焦虑

即时配送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年订单量已经从2016年的46亿单增加至2020年的210亿单,复合年增长率为46%。艾瑞咨询报告预计, 2024年中国即时配送服务行业的年订单量将进一步增至643亿单,2020年至2024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2.3%。

但在即时配送领域中,顺丰同城面对着强劲的对手。

在“万物皆可送”的时代,各大本地生活平台也将触角伸向了更多的配送服务场景。除了餐饮外卖外,生鲜果蔬、3C电子、服饰等领域,现在的很多本地生活平台皆可进行配送。

本地消费市场巨大的潜力,让目前即时配送领域形成了三股力量。一是以美团、饿了么、达达为主的互联网公司,二是靠传统快递业务起家,以顺丰同城急送为代表的快递企业,三是主打同城即时配送细分领域的闪送、UU跑腿等企业。

有数据显示,目前即时配送领域有7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被美团、饿了么、达达三家企业占据,剩下的市场份额则由其他企业瓜分。在独立第三方即时配送企业中,顺丰同城所占的市场份额仅有11%。

现在,包括滴滴、哈啰出行等出行领域的巨头们,也开始涉足即时配送行业,想要从中分一杯羹。这块领域的竞争,也日趋激烈。

一直强调品牌差异化,做“一对一专人直送”,并邀请周杰伦代言的闪送,在今年3月份获得了1.25亿元的D2轮融资。有业内人士认为,其同城配送业务增长其实已到了增长瓶颈,但这笔融资却为其提供了“续命”的可能。

UU跑腿成立后,一直主要在二线城市低调运营。但就在今年6月,UU跑腿在官微上喊话顺丰同城急送,控诉其“小程序帮排队”功能被顺丰同城急送抄袭,两者的主界面、具体事项选择和付款界面基本相同。顺丰对此并未回应。但这或许也反映出,顺丰同城也处于增长焦虑之中。

顺丰同城赴港IPO,王卫打造“即时物流第一股”,三年亏损近16亿

(图片来源:顺丰同城、UU跑腿小程序截图)

除了即时配送领域的主营业务之外,顺丰同城也在其他领域进行了布局。2020年5月,顺丰同城开始试水“丰食”团餐外卖业务,专注于企业团餐,主要是面向企业员工市场的送餐服务,以及对接餐饮供应链上游。

明兴交运研究报告表示,“丰食”团餐平台是意图构建面向B端和餐饮供应链服务,打造具有标准化、规模化的业务,同时又为将来面向C端的即时配送服务做准备。在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中,顺丰也在寻找高附加值的细分领域,期望这项服务未来与其他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提升同城配送业务的效率。

但据顺丰同城招股书显示,线上团餐服务目前所带来的营收为144.6万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仅为0.03%。团餐业务上线半年以来,它为顺丰同城所带来的收入仍微不足道。

在赵小敏看来,与侧重于满足平台大部分商家普遍配送需求的外卖平台相比,顺丰同城在提供配送服务的同时,也意在帮助品牌商家打造私域流量闭环的过程中为其提供配送服务和支持,创新"顺丰同城+"生态,以实现“人”与“货”的精准匹配,寻找新的市场增量。

张书乐认为,同城即时配送行业目前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尚无固定模式,因此需要小规模试错和大规模推进并举,而对于其中的相关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对资本市场讲述的故事,但也处于急需资本市场输血的状态,也因此,顺丰同城急于通过IPO,来扩宽融资的渠道。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