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万霁

编辑 | 张硕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5月25日,南阳水氢事件主角之一,水氢发动机公交车制造商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现身河南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面对数家直播媒体,庞青年打开了公司唯一一部能够依靠水解制氢行驶车辆的后备箱,对水解制氢过程进行解释。

“水氢车”主角庞青年现身,称高管5个月没工资,南阳40亿未到账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他称注入污水、河水都可使车子行驶起来。在记者要求下,庞青年坐上了这部水解制氢车辆,于公司园区内行驶了半分钟左右。行驶结束,庞青年还称水解制氢装置排出的水能够当纯净水喝。

但在记者等待十多分钟后,“纯净水”始终没有从水解制氢的装置中排出。企业技术人员解释称,可能是拔管造成的管路问题。庞青年则在一旁尴尬地表示,下午一定会让水出来。就像这次看似坦诚相待的采访,40分钟后仍没有消除大众对南阳水氢事件的疑惑,反而引出了更多问题。

青年汽车是否真正实现了水解制氢技术?到底是水解制氢技术让轮胎滚动,还是有暗藏的石油、电力等能源装置?未流出的纯净水去了哪里?南阳市在这场事件中到底扮演怎样的角色?水氢制氢汽车是否是一场庞氏骗局?

“水氢车”主角庞青年现身,称高管5个月没工资,南阳40亿未到账

(园区内行驶的水解制氢汽车,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疑惑仍在

久经商场的庞青年仍旧操着有浓重浙江口音的普通话。接近夏日,庞青年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出汗。他穿着一身整齐西装,脸色微微泛红。甫一出现,庞青年就被现场媒体团团围住,他走到车前,打开装有水解制氢装置的车厢,打了个手势。“我先把原理说下,你们再提问。”

5月22日,南阳本地媒体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行驶车辆可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5月23日,“加水即可行驶”的说法在网络上引起大量关注和质疑,两天时间内舆论不断发酵。

庞青年觉得这是媒体报道不准确导致。“我们当时就请了当地政府来,没有请媒体。这篇稿子要是给我们看一下,我们就可以用比较专业的话来说。”当记者询问他会如何用专业术语描述时,庞青年想了想,说“水解制氢”。

水解制氢不是一个复杂难懂的概念。水由水分子构成,水分子经电离可释放出氢离子和氢氧根离子。然而,要将水解制氢作为提供能量来源的方式则非常复杂。

按照庞青年的说法,青年汽车的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已成熟。水灌入水解制氢装置后,经过加氢站和铝等原材料进行化学反应后生成氢,继而再经过系列环节,成为汽车行进的能量。不过,他没有仔细介绍各个环节,原因是涉及到商业秘密。

在这过程中,催化剂是极为关键的一部分,也是庞青年自以为豪的环节。庞青年表示,催化剂是氢能源研究过程中最大的障碍之一,但庞青年已经研究出了纳米级材料,能够循环利用。同样,当记者继续询问是什么材质的纳米级材料是,庞青年没有回答。

据悉,加入1公斤的水可供水解制氢汽车行驶1公里,目前一辆车可装满300公斤水。庞青年称,由于其生产的水解制氢装置可以循环使用,车辆在行驶过程中相当于是边“加油”边行驶。

“水氢车”主角庞青年现身,称高管5个月没工资,南阳40亿未到账

(青年汽车的水解制氢装置,图片来源:新京报直播)

南阳市政府的40亿

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担任过磐安县橡胶厂、浙江杭通集团党委书记和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2001年1月,庞青年注册成立的青年汽车集团。至今,青年汽车集团有3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庞青年也因此被外界称为“老赖”。

庞青年称,公司最艰难的时期是2015年-2016年。“那时候环境很艰苦,(可谓)暴风暴雨。我们公司高管都是不吃不喝投入进去。”

将水解制氢项目引入南阳时,庞青年和南阳市政府签订了框架协议:南阳市政府出资40亿元占49%股份,青年汽车占51%股份。庞青年透露,南阳市政府实际只支付了9800万元注册资本,目前40亿元资金未到账。

“现在钱没有到位。你们看到的工厂,我已经投入几十个亿了,每年都投上百亿做技术研发。“庞青年说。他称目前公司负债已有几十亿元。工厂工人目前仍有工资,但高管已有5个月时间没有工资,且公司高管为股东,也投入了不少资金。

目前,青年汽车一辆水解制氢汽车售价为120万元一辆,尚未投入商业化环节。庞青年计划下一步是去国家相关部门做详细报告。不过,谁也不知道庞青年口中的计划是否会像水解制氢的排水管一样,等待许久都不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