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仅9年的时间,成为年营收超450亿元,市值超3500亿元的实体生产企业,“电池大王”宁德时代的成长历程,即便放在全球范围,也是绝无仅有的。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用来形容宁德时代的成长经历再合适不过了!

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2017年,蛰伏六年、厚积薄发的宁德时代一举超越特斯拉供货商松下,问鼎行业第一;而且是连续3年,稳坐全球动力电池销量的头把交椅。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昨日盘中,宁德时代股价飙至170.08元/股,市值达新高3755.5亿,比两个“比亚迪”还多近400亿,不愧为 “电池大王”!

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9岁的宁德时代,虽说已经足够成熟且强大,但新的危机与挑战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

当你伫立山巅,看着山腰之上奋进的追赶者时,就不得不把目光注视向不远处更高的山巅!

汽车未来发展的趋势化之一就是电动化,在全球鼓励新能源发展的大背景下,汽车电动化将成为长期趋势。

2019年,宁德时代以32.5GWh的出货量再度问鼎全球,占到市场份额的27.87%。这是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的第三度封王。

但动力电池的竞争更像一场马拉松,还远未到终局,你追我赶中仍变数丛生。

2020年第一季度,受环境影响,宁德时代一季度装机量仅有2.806GWh,同比下跌达48.6%。而与此同时,竞争对手LG化学和松下,成功逆袭,分别以5.5GWh、5.2GWh的装机量,夺得第一和第二,宁德时代首次跌下第一宝座。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作为全球动力电池的霸主,宁德时代如今的处境非常尴尬: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稍有不慎辉煌不再!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第二大动力电池供应商比亚迪,正在向行业霸主宁德时代发起反攻。

3月29日,宁德时代的国内老对手比亚迪重磅推出刀片电池,这是由比亚迪动力电池业务拆分而来的弗迪电池公司推出的首款产品。

“现在大家所知道的几乎所有品牌,都在和比亚迪谈刀片电池的技术合作。” 弗迪电池董事长何龙毫不掩饰圈地野心。

6月1日,工信部网站显示,长安福特申报的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将搭载比亚迪子公司西安众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生产的动力电池。

不久前,因为针刺测试引发的“口水仗”,将两家公司彼此之间的明争暗斗摆到了台面上。引发双方唇枪舌战的,则是比亚迪试图撬动动力电池市场的武器——刀片电池。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除了市场上的直接搏杀,宁德时代还面临着技术突围的考验。在固态及无钴化等新一代电池技术上,松下、特斯拉、雷诺等一众巨头已经下注,蜂巢等国内新晋玩家也加入战局。

宁德时代能否冲破以技术革新为关键制胜点的新一轮为争霸赛,将是其从“领头羊”走向“绝对霸主”的分水岭。

现在,或许是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最为焦灼的时候。

对普通人而言,曾毓群的创业故事不是励志,而是玄幻。

一个从宁德小城走出的普通农家子弟,独自在外打拼十几年完成原始积累后,不忘故土回到家乡创业,短短七年,就打造了一只称霸世界的动力电池龙头企业。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1985年,年仅17岁的曾毓群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拿到“铁饭碗”的曾毓群却离职去了广东,在一家磁电厂做技术员,成了投身OEM产业的第一批本土人才。

因其踏实能干和出色的专业能力,在31岁曾毓群便成新科最年轻的工程总监,而且是第一位大陆籍总监。

从最年轻的工程师到最年轻的研发总监,意气风发的曾毓群很快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选择:

是和自己的总裁上司梁少康去做电池?还是去深圳一家公司做总经理?毫无疑问,他选择了未来。

在1999年的一个秋天,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三人一拍即合组建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靠着团队的努力,和曾毓群不眠不休的研究,ATL解决了一个行业难题,一跃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将该项技术成功量产的公司。

通过比韩国电池高一倍容量、低一半报价的巨大优势,ATL迅速打开了手机市场,来自全国的订单源源不断。

2004年,ATL不仅帮助苹果解决了MP3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成功进入了苹果产业链,还在著名的三星爆炸门之后,成为三星首选供应商。

2005年三大股东提出要撤资,ATL不得不寻找新的投资人。最终,三位创业者的老东家——日本TDK集团以一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ATL的100%股权。

由此ATL由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了一个100%日资企业。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

从宁德走出去的曾毓群完成了原始积累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家乡宁德,再次创立了一番新事业!

曾毓群在2011年底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打包剥离出来,在宁德成立了纯中资公司CATL宁德时代,并将目光锁定在能量密度高且成本低廉的三元锂电池研发上。

当201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迎来第一轮大爆发时,宁德时代趁势实现了飞跃,其电池产量由2014年的0.27GWh一跃至2.19GWh,增长超8倍。

2016年初,宁德时代完成第一轮对外融资,募资30亿,投后150亿估值,同年年底,宁德时代完成第二轮融资,募资80亿,投后估值800亿,一年估值上涨600亿,然后在18年再以闪电速登陆创业板,目前市值3515.93亿。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在宁德时代长长的客户名单中,有特斯拉、宝马、戴姆勒、大众、日产等全球领先乘用车企供应商,同样也有上汽、吉利、北汽新能源、蔚来等国产车企。

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庞大规模,宁德时代2017至今已经连续3年,稳坐全球动力电池销量的头把交椅。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如今,9岁的宁德时代虽然逐渐成熟且强大,同样危机与挑战也接踵而来。

今年一季度,锂电池巨头LG化学的装机量超越了日本松下和中国的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池厂商。“电池大王”宁德时代霸主地位岌岌可危起来。

丢掉动力电池市占率头把交椅的宁德时代,欲通过新电池技术收复失地。

6月10日,宁德时代宣布推出新型长寿命电池,其循环续航可达200万公里,寿命达16年的电池。“目前已经可以开始接受整车厂订单。”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寿命16年,循环续航200万公里,这可以称得上是“祖传电池”了!

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电动车,其官方保证的电池可使用的总里程数是25万公里、寿命为8年。

现有的普通轿车,跑了20万公里之后就浑身是毛病,60万公里是强制报废年限。200万公里的使用寿命,车厂都不敢承诺,宁德时代的底气在哪里?

电芯是电池的心脏,电芯的使用寿命直接决定了电池的使用寿命。据宁德时代官网透露,宁德时代已经推出了数款新型电芯,其中一款叫EnerDura的电芯,可循环次数高达15000次。

这就意味着,如果一次充电可以续航100公里,则该电池累计续航寿命就可以达到150万公里;如果一次充电可以续航300公里,则该电池累计续航寿命将达到450万公里。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按照这个推理下去,宁德时代将凭借这超级电池成为行业大神中的大神,瞬间傲视全宇宙,秒杀同行。

新能源车电池领域竞争日渐白热化,比亚迪的“刀片”、长城汽车旗下的“蜂巢”,均瞄准低续航里程及电衰减等焦点问题。因此,对于宁德时代来说,该电池未来能否顺利搭载更多车型,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才是宁德时代重回王座的关键。

如今,动力电池产业升级到巨头间的竞争,市场搏杀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战场,就是研发创新,其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跑马圈地。

一直以来,资本市场对投资动力电池(电源设备)还是汽车整车具有很大分歧。

毫无疑问,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龙头是宁德时代,而比亚迪则是新能源汽车整车的龙头。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因为一个钢针引发了业内等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宁德时代与比亚迪的针刺实验。

比亚迪发布了自己的刀片电池,并称针刺实验是没有起火,而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针刺实验失败。

虽说这只是个体部件实验,但也避免不了宁德时代在面临“墙倒众人推”的事实。

而且,如今宁德时代的股票走势和特斯拉的走势大体一致,这也从股价上反映了宁德时代的上涨不在于电池技术,而在于它能不能成为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

“电池大王”跌下王座,9年市值3700亿,超级电池能否重现辉煌?

想要在国际竞争中拿到更有利的牌,提升产品力和降低成本,是当务之急。同时对于无钴电池、固态锂电池等前瞻技术的研发,也必须与竞争对手赛跑,这或许才是宁德时代真正的“中年危机”。

摆在宁德时代面前的,一定是一条被迫压缩毛利,同时必须加码研发投入的道路,虽然痛苦,但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上半场打下的江山。

宁德时代,正时不我待!

参考资料:

角马能源《宁德时代攻守道》、

安塘资讯《宁德时代:超级电池来了?》、

每日汽车观察《宁德时代的中场战事》、

北京商报《长寿命电池能否帮宁德时代重回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