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财经社 刘冬雪

编辑|冒诗阳

“北京现代内部正在计划下调今年的销量目标。”近日,一位接近北京现代市场及品牌业务高层的行业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

AI财经社了解到,北京现代原计划在2021年完成56万辆的年度目标销量,然而,从今年前五月销量来看,这一目标已很难完成。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北京现代累计销量为16.2万辆,5个月时间仅完成目标销量的29%,若想完成今年的销售目标,只能靠“奇迹”。

“换帅突围”遇阻,北京现代紧急自救

事实上,今年本是北京现代“换帅突围”的关键一年。今年年初,时任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的向东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代汽车集团内部启动的“重回巅峰”计划,励志让现代汽车回归主流,跻身中国乃至全球汽车品牌TOP5行列。

向东平口中对于现代汽车至关重要的2021年,并没有回馈理想的成绩。不仅如此,2021年北京现代的56万销量也面临完不成的尴尬境地。

“下调销量目标,从企业到经销商的压力会小一些,是务实的举动。”一位汽车分析师告诉AI财经社。

独家丨“换帅突围”遇阻,北京现代或下调年度销量目标

图/视觉中国

此情况下,北京现代高管频繁变动。今年3月底,向东平被传出因个人原因离职的消息。仅2020年北京现代就连续对中韩双方高层进行调整,去年7月,作为中方一把手的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杜君保赴任,但频繁的人事调整背后,北京现代的市场表现仍未见起色。

事实上,这已不是北京现代第一次与年销量目标失之交臂。2020年初,北京现代曾制定年销75万辆的目标,但最终年实际销量仅50.2万辆,目标完成率仅66.9%。2019年北京现代的年销量目标为90万辆,但全年累计销量仅71.6万辆。

这背后,作为曾经创造过百万级销量的韩系合资车企,北京现代从2017年开启了销量断崖式下跌模式,且并无回暖迹象。数据显示,2017年到2020年四年时间,北京现代销量分别为82万辆、74.6万辆、70.3万辆和50.2万辆,同比降幅分别为28.07%、9.02%、5.76%和28.60%。

销量持续下滑带来的问题还有工厂的产能过剩。据悉,现代汽车在中国共有5座工厂,在华巅峰时期总产能达到165万辆。然而,根据2020年北京现代销量计算,其当年产能利用率仅为30.42%,这意味着其处于严重的产能过剩状态。

经营上的种种压力,最终都反馈在了财务上。连续数年的下滑,让北京现代开始陷入亏损。据韩国现代汽车公布的北京现代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北京现代营收166亿元,营业亏损7.5亿元,并且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亏损。

据36氪等媒体报道,目前北京现代第二工厂停产已成为常态,第三工厂“上四休三”。此外,北京现代第一工厂更是传出将被理想汽车接手的消息。据了解,将被理想汽车接受的位于北京顺义的第一工厂年产能在30万辆左右。

对于收购,北京现代和理想双方都未证实,但从目前披露的消息来看,正在推进已是大概率事件。

产品大年屡曝“质量问题”

作为曾经韩系车领头羊的北京现代,几年间从年销百万行业大佬到边缘企业。除了业绩外,北京现代产品层面的问题更是层出不穷。

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北京现代第十代索纳塔在中汽研C-NCAP(中国新车评价规程)碰撞测试中,被曝出在正面40%偏置碰撞试验后A柱出现明显的弯折。神奇的是,此款车型也曾在2020年参与北美NCAP测试,并获得总评五星的安全评级,并且在同年还入选IIHS最佳安全选择榜单。

随后,“偷工减料”的质疑声接踵而至。对此,懂车帝在去年8月做了该车型的拆车实验,相关负责人透露,北京现代国产的第十代索纳塔确实存在“减配”情况。

独家丨“换帅突围”遇阻,北京现代或下调年度销量目标

图/视觉中国

品质问题一直萦绕着北京现代。时间倒回到2020年,北京现代共推出了4款新车:菲斯塔纯电动汽车、第十代索纳塔、第七代伊兰特和ix35,其中部分产品上市之初,曾获得不错销量。

其中,第七代伊兰特上市2个月销量就突破了4万辆,足见消费者的热情。然而,与销量相随的,还有伊兰特等产品口碑的下滑。

有车主投诉称,伊兰特中速行驶时轻打方向盘经常出现异响,方向盘也明显出现滞顿现象,非常影响驾驶体验和行车安全,很多车友都反应过类似问题,但厂家一直没有给出解决方案。

据汽车门网数据,2018年和2019年,SUV年度投诉排行榜中北京现代途胜投诉量都超过了1100宗,典型投诉问题为发动机功率不足、召回方案不合理。

曾经韩系车靠着高性价比和海外血统确实迎来了几年销量巅峰,然而随着国产汽车品牌的崛起,品牌力、性价比都不具备明显优势的韩系合资品牌,在品质质疑声中不断下滑。

根据乘联会统计数据,从去年6月至今年5月,韩系汽车销量占比一直在3%上下,相反曾经处于车系鄙视链末端的自主品牌完成了大翻身,销量占比一直稳中有升。

独家丨“换帅突围”遇阻,北京现代或下调年度销量目标

图/乘联会官网

时任北京现代副总经理的吴周涛曾反思:“前几年我们关注点在卖车环节,疏忽了品牌力提升、产品线布局以及对中国市场变化的快速反应。”

近年,北京现代似乎意识到韩系车品牌定位的局限性和面对市场变化反应迟钝的问题,相继打出进军高端车型市场和开发氢燃料车的业务,即便如此,北京现代要走出迷局,道阻且长。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