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薛永玮 孟迪

编辑 / 游勇 宋函


每天晚饭过后,是韩峰最无聊的时间。他独自趴在床上,拿出3部手机,在眼前铺成一排,分别打开3个App:今日头条极速版、抖音极速版,以及快手极速版。


极速版跟原生软件的区别是,内存小,功能简单,而对用户最有吸引力的一点是,可以用它们赚取金币换钱。


只要韩峰机械地滑动、点击它们,金钱就以代币形式一个一个增加。现在,他3部手机里已经大大小小安装了7个赚钱类极速版App,他已经深谙其道,知道哪个收益最高,哪个赚钱最快。


50多岁的韩峰,生活在甘肃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县城,儿子在外地上班,对于他来说,刷短视频“薅羊毛”,已经成为他填补空虚日常的一个习惯,“闲着也是闲着,赚个小钱提升一下快乐感。”他说。从早晨8点到晚上12点,只要有空,他就想方设法让时间产生“价值”。


像韩峰一样分布在三线以下城市的中老年人,正是目前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巨头主要争夺的下沉市场用户。


根据2020年12月的官方数据,中国互联网用户数量有9.8亿,而今年第一季度,短视频App行业的月活人数均值已达8.3亿。留给短视频App的扩展用户空间已然不多,一二线城市的用户接近饱和,因此套住更庞大更下沉市场里的用户成了不二之选。


为此,短视频巨头们设计了一套复杂的计算公式,给看视频、邀请好友等行为都标上不同金币值,刺激收入敏感型用户,让他们深陷其中。根据中信证券发布的《互联网App运营数据跟踪月报》,2021年3月,抖音的MAU(月活跃用户数)为6.22亿,而极速版为1.82亿,体量不可小觑。而快手的数据更为夸张,快手主站的MAU为3.45亿,极速版则达到2.71亿。


然而,数亿的极速版用户付出大量时间,最后拿到手的收益其实并没有多少。韩峰说,“快手极速版我一天赚三毛钱,抖音极速版我赚四毛钱。”


“羊毛党”本以为赚了便宜,其实却是短视频平台套牢了他们。


短视频极速版:用两毛钱困住两亿人,欺负穷人时间不值钱

图/视觉中国


中招极速版


早上5点半,山东某小城的石颖还处于半梦半醒中时,就拿起手机,打开抖音极速版。她非常熟练地点开屏幕下方最中间的“来赚钱”,划到当日任务,点击签到,200个金币入账。


这是她连续签到的第三天,再坚持27天,签到金币奖励就会叠加到4188个。事实上,对于签到这件事,即便不能像石颖一样每天习惯性打开,抖音极速版App也能强行提醒你。只要在签到页面开启签到提醒,金币值加266,同时,App也将自动获取用户的日历,在每天清晨8点准时响铃。


在洗脸刷牙之前,石颖的例行活动还有在抖音极速版里看广告、看直播,当然,这些都是能得金币的。


AI财经社尝试了一下“看广告赚金币”任务,一点开,一条房产广告马上播放起来,30秒,播完方可领金币奖励。一条如果嫌少,平台会提醒你再看一条,随后某小说App广告进入目标区,下方提示“立即下载”。两支广告看完,500金币到手。


石颖经常参与的“看直播开宝箱”,就像山洞寻宝一样充满未知。新用户第一次点击进入直播间,宝箱就掉下来一个,里面包含金币有188枚。之后能获得多少,在什么时间节点获得,则全看运气,但已知的是最高可得662金币,每天能开十次。


抖音极速版里的任务千奇百怪。比如“吃饭赚钱”,其实就是在早、午、晚餐,以及夜宵的固定时间段打开App,点击页面上的食物图片,就算“吃”了。四顿饭加起来,一天一共可以拿181金币。“逛街赚钱”,需要浏览页面上的低价商品90秒,即得200金币。石颖每日可以“逛”10次,一天靠“逛街”,能拿2000金币。


不过,石颖付出最多的是“走路赚金币”任务。抖音极速版会读取系统“步数计数器”的内容,基于真实步数,1000步可以拿800金币。为了完成这个奖励丰厚的任务,她每天都要实地走动走动,“以前是懒得出去,但有了这个任务,我就是再懒也要出去。”


跟石颖不同,来自江苏的项飞,刷得更多的是快手极速版,他已经玩了快三年。今年40多岁的他,在单位主要是写材料,平时上班也不算忙。三年前,他从其他手机应用上被“看视频就能赚钱”的快手极速版广告吸引,从而开启了薅快手羊毛的征程。


他平时每天差不多刷2小时视频,有时刷着刷着就到了晚上12点,这时快手极速版会开始不断提示“夜深了”,但他还是会再刷一个小时。


项飞发现,快手跟抖音的赚钱任务各有不同,但刷视频的时候屏幕左上角都挂有一个红包挂件,外围是一个圆圈进度条。进度条转速并不固定,转一圈有时需要几十秒,有时需要几分钟。视频无法自动连续播放,需要不停地刷,才会不停地有金币进账。


不过,在兑换现金上,快手极速版和抖音极速版两个平台倒是出奇得一致——1万个金币,只能兑换1元钱。


在抖音极速版,一个20秒左右的短视频,只能获得8个金币。这意味着如果不做其他任务,要想获得1万个金币需要刷1250个视频,需要近7个小时,而这些时间只能换来1元收益。


因此,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收益,石颖除了刷视频还每天坚持做其他任务,平时她一天赚5毛到1元不等,到节假日或周末时奖励会加倍,一天能赚到五六块钱。总共算下来,她一年赚了400多元。


比较来看,项飞赚得就少了很多。刷了三年快手极速版后,每天付出2小时以上时间,他累计兑了200多元现金,平均一天赚到手的钱是2毛。


短视频极速版:用两毛钱困住两亿人,欺负穷人时间不值钱

图/视觉中国


与平台博弈


52岁的山西一个县城的小学教师张瑶,也被短视频极速版App“绑架”了。


半年前,她开始接触这些App,现在每天刷2小时左右短视频。每天起床睁开眼睛,张瑶就先去签到,她也会在极速版App上看小说,小说内容是什么并不重要,反正一直往后刷就能拿金币。但一天下来,她也就赚一两块钱。


张瑶的女儿小米很理解这辈人的做法:“你觉得他们为了这一块两块的不值当,但对他们来说有一分钱都是赚的,相比年轻人,他们更加不在乎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聪明一点的“羊毛党”已经开始寻找更划算的赚钱方法。“最初搞了个旧手机在上班的时候刷,但后来发现看视频根本不赚钱,除非有好几个手机。”项飞说。他还发现,在看视频的时候,很多视频只有一两分钟,经常是视频播完了,一圈还没有转完就会停止,“我也很聪明,我就看那些瑜伽的长视频,10多分钟。”


韩峰的方式更为特别,他只看广告。在快手极速版上,他看一个广告拿100个金币,而看一个短视频只有几个金币,对比下来,他就摸清了门道,“这些软件本来就是靠广告挣钱,那看广告肯定收效最大。”这些广告确实投放的也很精准,韩峰就是因为看广告,才知道了“点淘”、“番茄小说”也能赚钱,当下方弹出下载链接时,顺其自然就下载使用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平台早就对这些“小聪明”有所防范。随着看视频时间的增加,项飞的进度条转速已经越来越慢,金币收益也越来越少,每个月获得的金币达到一定值后就不再叠加,“一部手机一个月只赚20块钱,最后连个手机钱都赚不回来。”


在快手极速版一个隐秘的角落里,AI财经社发现了这个活动规则:同一用户每天有奖励上限,具体以到账或者页面公示为准。“他们通过一些设计,把你控制得死死的。”项飞说。


韩峰被控制的是提现速度。金币在缓慢增长,而提现却越来越慢。他回忆,第一次注册使用时,仅仅随便点几分钟就积攒了十几块钱,几秒内就可以提现到账。


但越到后面想积攒金币就越难,提现之路也变得漫长起来,有时候一个多月才到账。韩峰已看清自己作为老用户的价值在慢慢减小,“新用户当然是被优待,老用户谁还在乎?”


石颖发现,最早使用抖音极速版时,给的金币较多,每天返的钱也多,但到后来,随着下载极速版的人越来越多,给的金币也越来越少。


短视频极速版:用两毛钱困住两亿人,欺负穷人时间不值钱

图/视觉中国


在经过多次点击找到活动细则后,AI财经社发现了这其中可能的原因:如果是快速浏览,也会被视为“无效观看”,无法获得奖励;如果每天都不进入任务页面,可能会被认定为“不活跃用户”,无法获得看视频的奖励金。


这一场追逐金币的游戏,邀请新用户或许才是致富密码。在两个极速版手机应用上,拉来一位新用户,可以直接赚二三十元甚至四十多元人民币。石颖在抖音极速版已经邀请了十多个好友,刚开始邀请人只给几块钱,后来她就专挑节假日做活动的时候邀请别人,一个人可以拿到40多块钱。项飞也不厌其烦地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下载快手极速版,“拉一个就能赚30块钱,拉10个就能赚300块钱,我拉了三四个亲戚,赚了100多块钱。”


但是,有相当一批用户无法获得相应的报酬。在黑猫投诉上,有超过5千条关于“快手极速版”的内容,大都关于无法提现、审核不通过、被告知有违规行为等。关于“抖音极速版”的内容也有近5千条,其中,7月份的7条投诉,全部是关于邀请新用户却没有收到应有奖励一事。


回想起曾经和快手极速版斗智斗勇的经历,项飞坦言,“它们是有套路的,你玩不过它们。”


极速版下沉之战


不仅是玩不过它们,“羊毛党”们其实是被这些短视频巨头玩了。它们一系列让用户赚钱的方法,核心目其实只有一个:拉新。


抖音和快手在用极速版吸引用户的背后,是互联网市场越来越难以被渗透的现实。“已有产品中,想继续增长已经很难了。”在互联网行业从事多年品牌策划的徐欣对AI财经社说。


在字节跳动做策略规划的人士张金圣告诉AI财经社,“极速版”这个概念最早期针对的是下沉用户,他们使用的机型普遍比较老,所以极速版设计的更小、更流畅。比如抖音App需要占用123MB的手机内存,但极速版只有40.3MB,节省了将近2/3的内存。而在功能上,极速版与主版几乎没有差异,仅简化了一些界面和功能。


“后来开始有人发现,这部分低端机用户对金币更为敏感,可以用来‘拉新拉活’,就加上了金币功能。”张金圣说。


徐欣认为,产品想要继续扩展用户增长空间,无非就是“向上”和“向下”的问题。如果“向上”往更精英化的方向改变,意味着直接改变原有调性,放弃已有的几亿用户,自然是不可取。但如果对全量用户都采取金币激励模式,势必流失一些抗拒此模式的用户,而且以短视频App现有的体量,奖励模式将产生的成本也是不可控的。而采用极速版的模式,就可以更精准地进行用户运营。


但能让企业下定决心的,恐怕还是成本因素。“任何拉新,首要考虑的就是成本和投入产出比。”徐欣告诉AI财经社,极速版背后也对成本进行了精密测算。


短视频极速版:用两毛钱困住两亿人,欺负穷人时间不值钱

图/视觉中国


极速版带来新用户的成本要比其他获客方式低很多。张金圣向AI财经社透露,在抖音和快手极速版App里,带来一个有效下载的成本在20元左右,但如果直接从品牌渠道购买,一个下载用户需要支付几百元。


事实印证了极速版的“成功”。2019年8月,抖音极速版正式在应用商店出现,40余天就获得了超过1800万次的下载量。快手上线极速版比抖音早了一个月,效果也非常显著。根据快手官方披露的数据,快手极速版在2020年的日活跃量已突破1亿。


根据QuestMobile GROWTH用户画像标签数据库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快手极速版用户年龄分布在36-46岁以上的占比高达33.9%,比普通版同年龄段的用户多出约10个百分点。此外,“极速版应用”用户所使用的安卓手机终端价格区间在1000-2000元之间的比重为37.5%,在所有价格区间中所占比重最。


可见,生活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使用千元价位国产手机的中老年用户,成了短视频极速版的主要增量。


面对眼前如此庞大的一块“肥肉”,市场上大部分App都开始蠢蠢欲动,加入极速版下沉之战。极光App的数据显示,在今年2月的DAU飙升榜中,淘宝特价版问鼎榜首,前十的还有抖音极速版、喜马拉雅极速版等。可以看出,在商业化模式创新上,各类App衍生版本已成为增长DAU的最重要方式。


但一味以金币为诱饵获得用户增长不是长久之计,归根结底,平台对用户的“算计”早晚会被看穿。


从事互联网产品运营工作的赵阿莫向AI财经社表示,金币激励的模式在针对某些特定群体的时候是有效的,但在粘性上会存在一定问题,因为一旦停止活动,就会出现大批用户的流失,所以同时也很考验企业的现金流和烧钱能力。“整体来看,用户来的快,去得也快。”他说。


在发现快手极速版金币收益式微后,项飞已经有了放弃用它赚钱的打算。石颖也卸载了之前下载的不少赚钱类App,如今她只保留了抖音极速版,“一天挣个一元钱也够买两个馒头的,是不是?”


韩峰虽然还在刷抖音、快手和今日头条三个极速版App,但已经没有往日那么有热情了。有时候他躺在床上,困意让他闭上眼睛,甚至打起呼噜,三部手机里的视频仍然独自循环播放,他也不再强撑着滑动它们。


虽然平时很无聊,但韩峰越来越明白,刷短视频对自己的生活还是有影响的,“如果用这些时间干点别的,能挣到的肯定不止这些。”


(文中韩峰、石颖、张瑶、小米、项飞、张金圣、徐欣、赵阿莫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