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财经社 唐煜

编|赵艳秋

自研芯片已经成为如今互联网大厂的标配。继阿里、百度、字节跳动之后,腾讯也加入了造芯大军。

AI财经社从腾讯的招聘官网看到,其发布了多个芯片研发岗位信息,包括芯片架构师、芯片验证工程师、芯片设计工程师等。腾讯对此回应称,并非通用芯片,基于一些业务的需要,腾讯在特定的领域有一些芯片研发的尝试,比如AI加速和视频编解码。

腾讯下场造芯,3年前马化腾就已暗示,为何还比其他互联网巨头晚

腾讯造芯的决心是何时下的?

实际上,腾讯造芯比其他互联网巨头都晚。

对于这个信息,也有网友留言称:“腾讯这么有钱,不搞芯片和操作系统研发真的很可惜,当然做游戏皮肤来钱更快。”也有科技博主认为,阿里巴巴自研的含光芯片800去年就已经正式大规模商用了。或许,就和云计算一样,腾讯可不想再等到阿里云已经做到世界第三的时候,再去搞一个腾讯云。

腾讯下场造芯或许在3年前开始酝酿。2018年中兴事件时,腾讯CEO马化腾曾表示:“最近的中兴事件,算是把大家打醒了。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很多人给我们提建议,我最近也在思考,很多人说你们能不能从芯片到操作系统,或者从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多做点事情?”

对于这些建议,马化腾当时是犹豫的。他称,过去我们觉得这个产业链离我们很远。但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数据中心,包括云,我们对很多服务器端,甚至包括芯片的需求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如果我们还能介入支持一些芯片的研发,可能更好。这是我们第一时间能够想到的。”但同时,他也表示,坦率来说腾讯未必擅长,可能还要借助产业链的其他力量,去做这个事情。

腾讯下场造芯,3年前马化腾就已暗示,为何还比其他互联网巨头晚

因此,早期腾讯在芯片领域以投资为主。2018年,腾讯领投了云端AI芯片企业燧原科技3.4亿元Pre-A轮融资,此后四次跟投。燧原科技计划在今年底量产第二代云端AI芯片。

在2019年华为事件之后,芯片卡脖子的问题变得更加紧迫,这或许加速了腾讯内部的造芯进度。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也强调,没有基础研究的应用创新,就像沙滩上建高楼,越高越危险。“我们不能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一定要投入更多资源去探索、去尝试。”

在这段时期,百度推出了昆仑芯片,成立了独立的芯片公司;阿里也成立了平头哥芯片部门,推出了云端和终端芯片。

无独有偶。今年3月,字节跳动也被曝出正在自研云端AI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字节方面回应,目前正在组建相关团队,在AI芯片领域做一些探索。

腾讯终于坐不住了。

大厂为啥非要做芯片?

实际上,大厂做芯片都是出自战略考虑。

2018年4月,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就表示,字节跳动拥有全球数量最大的用户上传视频,这些需要分析理解处理,平台推荐引擎也需要强大的机器学习算力,有非常大量的芯片采购和使用需求。

此前,大家都在使用英特尔和英伟达的芯片。但这些芯片都是通用的,所谓通用,就是要满足大家的共性需求,比如游戏、电商、视频的计算要求,它不会针对某家企业的算法做优化,因此,针对某家企业而言,不会是性能最优、功耗最低的芯片。如果某家企业自己的需求庞大,开发自己的芯片,是比较划算的。

一位服务器技术专家告诉AI财经社:“字节跳动自己研发芯片也是在人工智能领域,因为这家公司是建立在视频上,视频本身的识别、标注等需要大量人工,买英伟达的GPU又太贵。针对人工智能的推理部分,如果要求不高,计算量又多的话,可以自己定制一款芯片专门干这个,功耗低成本还可控。”

该服务器人士进一步解释说:“AI领域场景千差万别,自己做主要是为了避免被传统芯片公司‘刮’一层。”

2019年9月,阿里发布了自研的含光800AI芯片,最初主要应用在阿里的电商、视觉、语音等领域。比如拍立淘这个场景中,一张图片要和30多亿张图片库进行匹配,需要很强的AI算力。去年,含光800 NPU通过阿里云对外输出,落地业务包括城市大脑、图像视频审核等。

此次腾讯设计芯片的目标之一是视频编解码,这个能力对提高视频质量尤为重要。除了腾讯目前力推的视频号、腾讯视频,腾讯还是虎牙和斗鱼的股东,这些都可以应用相关芯片。此外,腾讯有全国最大的数据中心,这些数据的实时分析处理需要强大的算力支撑,采购相关芯片也是一笔高昂的费用,如果腾讯能通过自研芯片降本增效,长期来看这是一笔高性价比的投资。

而从长远来看,当越过自用环节后,各家互联网大厂或将在芯片再次相遇。

腾讯下场造芯,3年前马化腾就已暗示,为何还比其他互联网巨头晚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