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低租,感动人心杀猪!暴雷长租公寓成年轻人遭遇的人生第一骗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

  文 | 华商韬略 斯钦

  大部分长租公寓的遮羞布,终于被疫情撤走。

  一批批暴雷倒下,让步入社会年轻受人生中的第一骗。

  早在2018年,就有业内人士公开提醒:住房租赁市场正在遭遇过度金融化。

  同年,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直接断言:“长租公寓爆仓比P2P爆雷更危险。”直指长租公寓行业弊病,呼吁长租公寓发展要注重社会责任。

  8月18日,胡景晖在朋友圈发布一封辞职信,以“众所周知的原因”宣布辞去所有职务。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到了2020年的8、9月份,长租公寓的暴雷上了热搜,间隔恰好是胡景晖所说的两年。然而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暴雷的长租公寓是如何演变成“庞氏骗局”的?

  8月27日,友客公寓暴雷。根据维权房东以及租客的控诉,外界才渐渐了解到长租公寓暴雷的背后,其实是一整套金融化的操盘手法,结结实实的一副“杀猪盘”。

  第一步:高收低租,吸纳客源。友客公寓承诺给房东6000元的房租收益,最终却以4000元的价格出租给租客。

  从一开始,长租公寓的目标就不是老老实实赚差价。高收低租的目的在于吸纳更多的房东和租客,扩大规模,充实资金盘。

  不只是友客,「对房东承诺高收益,对租客承诺低租金」是很多长租公寓获取客源的不二法门。在今年上半年倒闭的16家中小型长租公寓之中,有11家就毁在了高收低租的模式上。

高收低租,感动人心杀猪!暴雷长租公寓成年轻人遭遇的人生第一骗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

  第二步:期限错配,长收短付。友客公寓给房东的房租是一月一付,但收取租客的租金却要押一付三,甚至押一付十二。如果租客钱不够,长租公寓还鼓励租客使用租金贷。其中,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学生是使用租金贷的主力人群。

  凭借这一步,长租公寓能够以几千元的极小成本,获得几万元的现金储备。这些现金储备会被长租公寓公司拿来继续在市场上跑马圈地,以高出市场水平的租金向房东吸纳房源。直至市场饱和,游戏进行不下去。

  第三步:跑路。

  根据媒体的报道,目前杭州友客的法人代表陈菊华在工商信息所登记的手机号码,已经处在关机状态,总部已经人去楼空。而受暴雷影响的房东和租客仅在杭州地区就多达千人,涉案金额近4000万。

  另外,同样在8月的成都巢客遇家暴雷事件中,有17000名左右的租客和房东的利益受损,涉案金额超亿元。曾有媒体多次试图联系成都巢客遇家法人代表艾兆璐,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跑路、失联,已经成为暴雷长租公寓的标准戏码。留下收不回房款的房东和即将被扫地出门的租客,在初秋的凉意里凌乱。

  但事态的发展远不止于此,随同长租公寓相伴而生的租金贷,也是长租公寓暴雷的另一个重要问题。

高收低租,感动人心杀猪!暴雷长租公寓成年轻人遭遇的人生第一骗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

  根据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蛋壳用户现金贷付款比例为91.3%、75.8%、67.9%。

  根据青客公寓的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65.2%的租客使用了租金贷款。通过这些数据进行推测,用租金贷支付房租的人群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均是以刚参加工作、抗风险能力差的年轻人为主。

  2019年,成都有一位年轻租客小陈,他在租房时被长租公寓公司天地昊的业务员要求下载了一款分期APP,业务员谎称它是用来收房租的平台。随后在不知不觉中,小陈被办理了一笔贷款。

  起初小陈并没有在意,以为自己每月交的钱是房租,根本没意识到那笔钱其实是还贷款。

  直到后来天地昊由于两月没给房东租金,房东找上门来,小陈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黑中介”。并在后续的交涉中,发现自己之前每月缴纳的并非房租,而是在还贷款。后来小陈联系贷款平台,贷款平台表示:如果拒绝继续付款,逾期将会被纳入征信。

  可天地昊已经跑路,小陈根本不知道找谁才能终止房屋租赁合同。

  8月21日,成都住建发布《住房租赁风险提示》,提醒租客要谨慎选择合作企业,避免遭遇“黑中介”、“不良中介”;查验房源信息和房源状况;认真确认租金价格,警惕企业“高进低出”、“长收短付”带来的风险;谨慎选择租金支付方式,尽量选择不超过3个月的支付周期,避免一次性支付较大额度房租。

  随着2017年国家开启“租售并举”,房地产进入3.0时代,长租公寓发展便走上了快车道。

  但如今长租公寓暴雷却显示出房屋租赁市场在快速发展之后,仍存在监管机制、保障机制缺失的问题。日后,如何能够围绕租户、中介、房东三方,建立起长效的、符合多方利益的保障机制,将成为引导房屋租赁市场健康发展的核心问题。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