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吴迪

编辑 | 张泽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郭台铭卸任董事长职务已经一年有余,但是没有人怀疑,他依然掌舵着富士康这艘“代工航母”的方向。

从台湾一个不到二十人的小厂起步,发家于大陆,郭台铭在富士康40多年的领导给外界留下的是“独断专行”的印象。不可否认,这种铁腕独裁的领导风格成就了“富士康帝国”。

富士康美国印度投资失算,前高管抱怨郭台铭老了

但如今,富士康正处在一个风险点。近些年,郭台铭在多项决策上失手。“早年他很精明,再加上政策红利。“一位富士康前高管对AI财经社说,“但现在的问题是,年纪大了,太成功了,听惯了别人的奉承,变成‘昏君’了。”

印度布局失意

近日,有消息称富士康将追随苹果的意愿,加大对印度的投资,主要目标还是“将iPhone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传言称,富士康将投资10亿美元,扩建其在清奈市的工厂。

这又引发了外界关于“富士康逃离中国”的讨论。但很少有人考虑,郭台铭这个决策靠不靠谱。

2015年8月,郭台铭亲身前往印度,与印度签署了50亿美元的投资备忘录,计划到2020年在印度建设10-12个工厂及配套设施,也包括数据中心。但临近承诺时间点,这一计划未能如期实施,且难以收尾。

印度的Maharashtra工业部长在今年年初称,“由于富士康与苹果公司的内部纠纷,这项合作将不会继续进行。”中印之间的紧张局势也进一步加剧了投资风险。

这并非富士康在印度首次遭遇不顺。据AI财经社了解,富士康此前在印度班加罗尔和清奈的两座工厂,发展均不顺利。最早富士康赴印度建厂是为了承接诺基亚功能机的订单需求,只代工一些符合当地国情的中低端安卓机型,后来也做iPhone的低端机。

富士康美国印度投资失算,前高管抱怨郭台铭老了

但富士康在印度的这两家工厂经营了多年,仍只停留在万人规模。“最成熟的一家两万人。”前述富士康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与国内动辄几十万人的工厂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富士康还一度有过关停印度工厂的想法。

作为一个多语种多宗教的国家,印度民众大多信奉出世信仰。尤其是印度底层人民,很难说服他们接纳加班。在工作的勤奋度上,与国内习惯了连轴转的工人的观念相去甚远。在多位人士看来,印度更多是靠廉价劳动力支撑起的优势,效率和品质大打折扣。

富士康多年的试水,应该知道在印度的投资有多麻烦。但郭台铭仍然坚持如此,一位前富士康高层对AI财经社说,部分原因是“听不进真的话”,或者“说真话的人都被搞死”。

美国工程“搁置”

除了印度,还有美国建厂决策上的失手。

电子组装厂奉行的是低成本哲学。富士康的竞争力长期以来也是建立在低成本的定位上,这也是其生存的基础。

郭台铭的英文名曾被人称作“CostDownTerry”(低成本的Terry),是对富士康追求低成本的最直观的表达。因此,也有人将富士康比作迁徙的候鸟,不断飞往寻找的是“成本洼地”。

不过,依据富士康过往的成功路线,是不足以解释富士康近年来的赴美建厂计划的。2017年,在特朗普政府“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口号声下,富士康与美国政府达成合作,决定落户威斯康星州,建立一家10.5代线的显示面板厂,承诺投资100亿美元,解决美国1.3万人的就业,以换取美国政府各种福利政策,包括数十亿美元的现金补贴。

“无论是人力还是综合成本的考虑,赴美对于富士康这样的组装业来说都不是好的选择。”一位产业链人士曾对AI财经社说。10.5代线是先进的生产线,对于配套的要求极高,美国缺乏相应的产业基础,需要原料大多都在中日韩这个圈子。此外,这一高端的面板生产线对于工人数量的需求远没有它承诺的那么多,再比如美国的环评也非常耗时间。

富士康美国印度投资失算,前高管抱怨郭台铭老了

“幕僚没有人敢指出他的问题。”上述人士对AI财经社说。

事实上,这家电子代工巨头很快就在当初的承诺上打了折扣,从10.5代线改建6代线,然后再次改口,说要建设研发中心。至今,这项工程进展仍不如意。

4月,据美媒报道,富士康在威斯康辛的“建筑物依然空置”。此时已经距离该项工程动工,达两年。富士康否定了这一说法,但科技媒体The Verge配图显示,这座工厂内部依然空空如也,尚未装修。“装修停滞了。”再次引发了媒体的集中质疑。

早些时候,富士康向当地政府提交项目报告,称目前完成的承诺足以获得部分补贴。当地政府称将进行严格的审计和审查,并表示因富士康正在建造的工厂与最初的描述不同,要求与富士康修订合同。

2013年郭台铭也曾宣布在宾夕法尼亚州中部哈里斯堡投资3000万美元,建造一座能够提供500个就业岗位的工厂。时隔多年,这些承诺同样未完全兑现。

向海外转移不顺的同时,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业务也遭受到威胁。从美国打压华为后,富士康停止了给华为代工,华为订单流向了同样拥有代工业务的比亚迪。华为与比亚迪的合作关系持续升温,除了在手机代工方面的合作,近期还宣布共同造车。

为了避免代工厂的一家独大,增加供应渠道的多样性,小米、OPPO等国产手机厂商也加入到比亚迪的代工名单当中。3月,雷军宣布比亚迪成为小米9代工厂前,由比亚迪代工的首批小米9手机已经提前下线。

打击接踵而至。深度依赖苹果的富士康,还进一步遭受苹果的砍单。向来懂得制衡的库克,也将部分iPhone 9的订单交给了比亚迪。比亚迪电子乘上发展的快车。

郭台铭曾因一句“中国离不开富士康”引发众怒,但事实上富士康更离不开中国。该人士进一步说,左右不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