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终见曙光,格子间的时代要终结了?

文 | 华商韬略 木木

“现在的鬼屋都不吓人,应该一进去先打卡,灯火通明,全是格子间,大鬼小鬼全在那加班。”

去年脱口秀大会上,这段吐槽火爆全网,让万千格子间里的打工人大呼扎心。

把社畜坑得这么惨,格子间的创始人Robert Propst曾公开表示,为其滥用后悔不已,直到去世,他都在为格子间的诞生致歉。

“社畜”终见曙光,格子间的时代要终结了?

其实Robert Propst多少有点冤,上世纪50 至 60 年代,职场人文关怀兴起,建筑设计开始关注“雇员的需求”。为鼓励员工不要各自闷头工作,尽各种办法提高彼此之间的交流互动,建筑设计师Robert Propst和他的团队构想出跨时代的革命设计“行动办公室 1.0”,就是格子间的雏形。

哪料企业为降低成本,不断挤压员工的办公空间,行动办公室从1.0到2.0,最终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半密闭的工作环境——格子间。

于是,一代又一代打工人,与大自然完全隔离,被束缚在不足2平米的逼仄区域内,麻木地度过人生2/3的时光。

抑郁、自杀开始不断困扰着格子间的打工人。

“那是一个明亮而安全的世界,提供舒适的环境和稳定的薪水,但也是一个乏味而空洞的世界,重复性的劳动和等级分明的生产秩序构成永不消散的倦怠。”

美国作家萨瓦尔曾在其著作《隔间:办公室进化史》中,表达过他对写字楼的不满,并引发《经济学人》深沉一问:人生而自由,为何自困于办公室隔间里?

然而数十年来,除了自嘲“社畜”、“上班如上坟”,困在格子间的打工人依然找不到出路。

“社畜”终见曙光,格子间的时代要终结了?

就在今年,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终于透出一丝曙光,新的生态办公体系来了。

在全新的办公体系中,打工人可以从享用早上的咖啡开启新的一天;午间短暂休息或充电,有舒适的健身及瑜伽房恭候;下班后,这里还有全维度的社交、生活场景配套与服务,交流、联谊、合作乃至相亲都能一站式解决。

打工人“难见天日”的困境也将终结,这一全新的办公体系以WELL健康体系标准设计了绿色办公空间,打工人可以在厦门享受300米高的观景平台,在云上观光厅观看“垂直爬梯挑战赛”“云端马拉松”,也能在深圳拥有360°无遮挡视野的“网红天台”,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

“社畜”终见曙光,格子间的时代要终结了?

打造这一全新办公体系的,是老牌地产巨头世茂集团。

为什么要在生态办公体系上发力?

世茂写字楼管理部总监杨煜提出了未来写字楼发展的重要趋势:一是员工越来越年轻与个性化,未来办公需要和企业一起迎接变革,和后浪一起‘浪’起来;二是激烈竞争让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压力不断增大,未来办公必须协助疏导工作压力,帮助职场人身心健康。

今后,生态办公能否成为主流,比鬼屋还可怕的“格子间”会彻底消失吗,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