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财经社 郝梦

编|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因为审核过程中懒得跑腿,金元证券最后被罚没4000万元。

近日,中国证监会官网上公布了一则罚单。罚单显示, 2015年,雅百特虚构巴基斯坦木尔坦项目,虚增营业收入2.02亿元,相应虚增当期营业利润1.50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47.09%。在这期间,金元证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却未勤勉尽责,导致其出具的2015年持续督导意见以及报送江苏证监局的核查意见均存在虚假记载。

凭空生成的巴基斯坦木尔坦项目是如何通过金元证券的审核并出具意见?作为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老牌综合类证券公司,金元证券为何出现这样的失误?

该核查时玩失踪,券商酿成跨国造假大案,今被证监会罚款四千万

懒得跑腿

讽刺的是,懒得跑腿最后成了金元证券失误主因。

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显示,2016年9月,金元证券钱某、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申万宏源) 周某、众华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虞某杨、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某晶、雅百特董事长陆某等人一同前往巴基斯坦对雅百特的木尔坦项目进行现场核查。

2016年9月29日晚上,由于担心木尔坦存在战乱等安全问题,金元证券等中介机构核查人员未前往木尔坦核查该项目,而是委托申万宏源周某前往木尔坦项目现场核查。

戏剧性的是, 周某作为雅百特2016年非公开发行项目的承揽人,将实际为伊斯兰堡公交车站的照片声称为木尔坦项目现场 照片提供给其他中介机构。金元证券等中介机构并未核实现场照片真实性,直接使用周某提供的虚假施工现场照片作为核查工作底稿。

金元证券感觉委屈。在申辩中,金元证券称自己未能发现雅百特财务造假是由于客观原因导致。一是造假行为系雅百特蓄意为之,手段极其隐蔽,常规核查难以发现;二是在专项核查过程中,其他同行中介机构提供了虚假材料,严重误导了金元证券的判断;三是金元证券调查手段有限,客观上不具备发现违法的可能性。

最后,金元证券承认自己存在工作底稿中缺乏关键资料是由于档案管理、留痕工作不到位等违规操作,但“行为轻微,请求从轻或免除处罚”。

证监会对此一一反驳。在本案中,与雅百特合作的项目一级承包商是巴基斯坦HRL公司,理应是金元证券核查的关键对象。但是,金元证券未向HRL公司开展核查工作;在赴巴基斯坦现场核查中,未走访项目现场,在其他中介机构人员提供照片存在明显可疑的情况下,未保持足够怀疑,就项目真实性进一步采取核查措施。

简而言之,证监会认为,金元证券的这一系列失误不仅仅是客观原因,是其自身核查工作不足。

该核查时玩失踪,券商酿成跨国造假大案,今被证监会罚款四千万

胆大包天雅百特

上市不足一年,伪造出如此重大的跨国合作项目,雅百特哪里来的勇气?

2015年8月,雅百特以27亿估值借壳中联电气顺利上市,并作出业绩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55亿、3.61亿和4.71亿。

靠着金元证券的督导意见和核查意见,雅百特成功虚构了巴基斯坦木尔坦项目。2016年5月,雅百特自豪宣布,巴基斯坦木尔坦公交地铁站项目创收2.01亿,毛利率高达74.16%。

2016年3月,雅百特公布2015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全年累计实现营业收入9.26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86.7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66亿元,同比增长151.37%。

这一傲人成绩引起同行注意。上海亚泽的董事长钟俊浩随后亲自派人前往巴基斯坦木尔坦调研,发现这一项目背后的猫腻,并获得了当地政府开具的公证文件。钟俊浩随后向监管层实名举报。

2017年4月,证监会开始立案调查雅百特,最后证明虚构项目事实。

雅百特的这一胆大包天的操作甚至引来外交部的点名批评。2017年9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雅百特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等手段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经中国证监会联合巴方有关部门调查,该公司所出具的有关巴政要的信函系伪造,也尚未发现证据证明该公司同巴境内公司和个人有任何经济关系及资金往来。

2018年7月,深交所宣布,上市不足3年的雅百特因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证监会已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深交所已启动对雅百特的强制退市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虚构项目的过程中,雅百特还伪造木尔坦项目总承包方HRL公司《确认函》,该确认函从形式上看,有巴基斯坦木尔坦发展局、旁遮普省发展规划委员会、高等法院、外交部人员盖章。此外,还取得了雅百特施工图纸等施工资料,有关合作主体的资格文件材料、项目现场管理人员在巴基斯坦出入境记录,当地媒体就巴基斯坦官员对雅百特建设表示感谢的报道等。

该核查时玩失踪,券商酿成跨国造假大案,今被证监会罚款四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