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0日,最新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矿业汇》也发布相关文章进行了盘点,小编在盘点榜单时,发现上榜的企业中共有45家公司未能实现盈利,能源、钢铁、矿企成为重灾区,中国共有9家公司亏损,涉矿企业亏损严重。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今年世界500强上榜公司共有45家公司亏损,其中上榜中国企业中有9家亏损,其次是日本和美国企业,亏损企业数量分别是8家和7家。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从行业来看,油气资源、钢铁行业和矿产资源企业亏损较大。

墨西哥石油公司亏损约180.38亿美元,成为亏损最多公司,全球最大的油田技术服务公司斯伦贝谢亏损101.37亿美元,排名第二位。油气资源领域成为亏损大户。

除了油气资源外,安塞乐米塔尔、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蒂森克虏伯、鞍钢集团河钢集团等钢铁企业,日本制铁集团公司、巴西淡水河谷、嘉能可、河南能源化工大同煤矿冀中能源山西阳泉煤业铜陵有色等国内外矿业巨头也纷纷出现大幅亏损。

图:《财富》世界500强中亏损企业(矿产、金属制品企业)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在9家中国亏损公司中,7家来自于钢铁和矿产资源行业(剩余两家为中国化工集团和中国建材集团)。

2019年,巴西淡水河谷遭遇“溃坝”事件,造成全球铁矿石供应紧张,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不断压缩钢企利润,造成2019年,全国钢企利润出现大幅下滑,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铁矿石价格仍据高位,钢厂利润扔在被压缩,三级螺纹钢吨钢利润只有130元,毛利润率为3%;中厚板吨钢毛利润只有138元,毛利润率只有3.5%;线材吨钢毛利润为287元。热轧每吨毛利润为234元,是钢材中少有赚钱的品种,而冷轧已经开始亏损,现在每卖1吨就亏损10元。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随着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取得进展,近年来行业效益明显改善。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90.5%,2016年则同比增长223.6%,2018年是煤炭去产能的第三年,行业利润同比连续第三年增长,同比增长5.2%,有所减缓,煤炭经济周期性增长动力开始明显减弱,2019年煤炭开采与洗选业利润总额出现同比下降。

随着煤矿新增产能继续释放、新能源发展水平的持续提升,煤炭供给将进一步向宽松方向转变,煤炭经济下行压力有加大趋势。煤炭行业的华丽转型还未完成,还任重而道远。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此次亏损企业排行榜仅统计了入选《财富》世界500强的企业,中国化工集团亏损12.51亿美元成为中国亏损最多的企业,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亏损3.06亿美元成为中国亏损最多的钢铁及矿业企业。

其实,2019年,中国亏损最多的企业并不是他们,而是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其2019年亏损458.60亿元,按照最新汇率,约65.95亿美元。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青海盐湖工业位于中国最大的干涸内陆盐湖-察尔汗盐湖,是中国目前最大的钾肥工业生产基地,是青海省四大优势资源型企业之一,也是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内的龙头骨干企业。

由于过快的扩张速度和错误的扩张方向,使得盐湖工业旗下的三家公司青海盐湖镁业、青海盐湖海纳化工和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合计产生近 580 亿元债务,而青海盐湖工业的市值还没到250亿。

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中国矿企顽疾难愈,成世界500强亏损主力

在中国企业入围世界400强企业数量创新高之际,《矿业汇》不得不泼一杯冷水,大而不强仍是中国企业不得不面对的现状,钢铁企业便是实例,利润不断被国外铁矿巨头压缩,国内钢企营收再多,也不过类似个代加工厂,或者说是苦力。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中国诸多行业上都“悬”着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砍下来,增强自己核心竞争力,内循环和外循环双模式的发展才是王道。

中国矿业加油!中国加油!